遺落的片段

歷史課本上,她總是被提及,賣香菸的婦人、二二八的導火線,但也只有這幾行字。她從何處來?她往那裡去?她最後落腳在什麼地方?沒有人知道。

我們有沒有可能:從林江邁的一生,重新看看 二二八。先擺脫政治,先放下身份,回歸到「人」的本位,回歸到一 個女人,一個母親,一個祖母的角色,看看一個台灣女人的一生。



林江邁,本名江邁,生於一九○七年,是一個貧苦人家的女兒。嫁給了龜山的旺族林枝的第二個兒子林客清,成為林枝的第二個媳婦。林家在龜山一帶的山坡,擁有大片土地,自己種茶。當她懷著第五個孩子的時候,林客清驟逝,留下三個孩子,和一個遺腹子—林明珠。

先天性倔的林江邁不願回到鄉下,過著被人說東道西的生活,茶葉行關門後,她在街頭賣起香菸。日據時代,菸酒本是公賣,由政府壟斷。此時因戰後政策未明確,貧苦者相繼在路邊擺上攤子。他們購買走私進口的美國香菸,或整包賣,或拆成散菸來賣,賺取微薄小利。

林江邁是旺族出身的婦人,她不像一般失業者穿得邋遢,反而特別整潔。她總是把頭髮往腦後梳一個小髻,讓自己看起來乾淨素顏,在腦後插一朵玉蘭花,或茉莉花,讓香味淡淡飄散。她並不是穿著傳統的台灣衫,而是簡單裁剪的旗袍,雖然不華麗,做工也不精細,但總是整齊清爽。她常常向女兒林明珠說,「人即使再窮,穿得整齊,就不會被瞧不起」......


文/楊渡(詩人,大眾時代網總編輯)

二二八的紀錄與研究已經非常多了。但總體來看,有兩個段落是空白的。一個,是當年那個引爆二二八的導火線—賣菸婦人林江邁。她的生命,彷彿一個謎團。另一個 ,是當年武裝戰鬥最激烈的嘉南縱隊。 如今,是我們該補起這一段歷史空白的時候了。本片即是針對林江邁所做的故事。

林江邁在二二八之後,回到最初事發的圓環附近,在遠東戲院對面的日新國小圍牆邊擺上菸攤子,繼續她的人生。她隱姓埋名,不再提起二二八。擔心牽連家人, 她寧可一個人生活,直到終老。

但她卻把唯一的女兒林明珠嫁給了時任陳誠的侍衛曾 德順,一個山西來的年輕警官。她的家族本來有大片的茶園,土地改革後,被分給了佃農,但林江邁的公公林枝沒有怨恨,卻認為這樣也很好,自己家人種不來,給窮人種是造福大家。

林明珠在台灣社會不是沒有受過苦,兄長排斥外省人,連結婚的喜餅都不願出去送。但她卻和丈夫攜手相愛,不 離不棄,走過人生的長路。那種愛情的堅毅,早已超越族群、省籍、政治、語言之上,成為更樸素的生命原型。

你知道嗎 ?
林江邁女兒林明珠嫁給了外省軍人、陳誠的侍衛曾德順。兩人婚後極為恩愛,也破除省籍隔閡。

你知道嗎 ?
當警察沒收林江邁的菸攤,正是林明珠捧著煙盤,目睹母親被打傷。誰也沒想到,他竟嫁給了外省人。
尋找二二八的沈默母親
DVD+專書

原價
380
優惠價
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