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少年工的故事:郭亮吟專訪

分類: 特別報導 | 作者:cizan | 1 Comment »
日期: | 語言:

「船愈開愈遠,台灣島漸漸沒入水面下,將海平線染成一片綠色,此時才真正覺得家鄉已遠」這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許多台灣少年工搭船前往日本時,從船上回眺台灣島的共同記憶。六十餘年後,記錄片導演郭亮吟將這些少年工的故事串成「綠的海平線」。

生長在台灣,每個人或多或少都聽過日本殖民時期發生的故事,也曾看過相關歷史記錄片,這些題材不出空襲、慰安婦、南洋兵伕等,每每看完後,總讓人陷在沉悶的歷史漩渦裡。郭亮吟的「綠的海平線」屬於歷史記錄片範疇,郭亮吟卻跳出台灣慣常的歷史記錄片形式,悠悠的說了一段鮮為人知台灣少年工的故事。

「綠的海平線」故事背景在二次大戰末期,日本戰況吃緊,急需人力投入後勤補給,日本提供優渥的待遇、技能訓練招募台灣少年工擔任海軍工員,少年工必須到日本神奈川縣大和市海軍空C廠製造戰鬥飛機。從1943年到1944年共有8000多名台灣少年工被送往日本,這些少年工戰後才陸續回台灣,「綠的海平線」追蹤這些少年工離鄉赴日的遭遇,以及戰後面臨中日台歷史命運的變化。

很難想像,這部描述「阿公時代」的記錄片,竟出自戰後29年才出生的郭亮吟之手,以當前慣用的世代分法,郭亮吟是「六年級」的新銳導演,國內和她同一世代的記錄片導演不少,但選擇以歷史題材為創作的年輕人卻很罕見。

 ●郭亮吟,輔大大傳,美南加大電影電視製作學系,曾任「惡女列傳」企劃、原著(1997)、公視「台北新故鄉」系列企劃、執行(1998)、劇情片「寧靜夏日」副導紀錄片,「尋找1946消失的日本飛機」(2002)。(陳其育攝)

郭亮吟之所會和「阿公的時代」的故事有交集,源於她追溯自已的家族史。郭亮吟小時曾聽阿公講過,戰後,她阿公曾去宜蘭等地標購日本人留下來的零式戰鬥機,之後將戰鬥機的金屬材料加工成「飛機鍋」,阿公因此開創了製鍋廠的家業,郭亮吟也和飛機有了不解之緣。


●台灣少年在戰後滯留日本神奈川縣大和市期間,和月光戰鬥機合照。照片提供者/邱新金。

童年的郭亮吟覺得飛機能製成鍋子是很不可思議的事,直到郭亮吟到美國南加州大學念電影,她申請到國家文藝基金會補助開始拍攝家族史「尋找1946消失的日本飛機」,她想查證是否真有「飛機鍋」這一回事,經訪查後,證實阿公沒有吹牛。

拍攝「尋找1946消失的日本飛機」時,郭亮吟訪問到戰時岡山第61航空廠的海軍工員,二戰末期台灣飽受空襲,航空廠是空襲的重點目標,戰後這些海軍工員看到出生入死製成的飛機,最後卻變成煮飯菜的鍋子時,他們很難接受,漸漸的他們也釋懷了,因為戰時缺乏物資,日本政府從民家強制徵收金屬材料做飛機,後來做成「飛機鍋」,也算是「還財於民」。

在拍攝「尋找1946消失的日本飛機」時,郭亮吟從一位曾任岡山第61航空廠海軍工員的阿伯打聽到,當時有8000多名台灣少年工曾到日本製造飛機,郭亮吟聽到後相當震撼,她不曾聽過這件事,這8000多名少年工竟然在歷史中消聲。2002年郭亮吟完成「尋找1946消失的日本飛機」後,立即投入少年工的故事採集。

在多人的協助下,郭亮吟找到當時少年工回台後成立的「台灣高座會」,由於台灣高座會的協助,郭亮吟對台灣少年工的故事更加了解,也順利聯絡到許多關鍵人物,然而郭亮吟卻碰上缺乏資料影片的困難,她需要當年少年工工作情況的影像,而非常見的二戰戰爭畫面。


●台灣少年在戰後滯留日本神奈川縣大和市期間,集體在宿舍拍攝紀念合照。 照片提供者/吳慶松。

郭亮吟在美國念書期間,曾做過記錄片研究員,工作內容是整理歷史記錄片,這個工作經驗讓她熟悉各類資料影片的取得管道,為了尋找「綠的海平線」所需的資料影片,她到日本的Film Center碰碰運氣。

很幸運的,郭亮吟在日本Film Center找到一部名為「制空」的中島飛行機製作所資料影片,中島飛行機製作所位於群馬縣太田市,是二次大戰期間日本重要的飛機工廠,郭亮吟猜測這部片裡應該有她想要的畫面,但Film Center館員告訴她這是一部電影,除非包下一間放映廳播放,否則沒人知道影片裡有那些東西?

「綠的海平線」在2004年獲得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視聽媒體藝術專案」補助120萬,一般認為120萬拍支記錄片綽綽有餘,但「綠的海平線」製作時間長達4年,經費必須嚴格管控,在有限的經費下,為了一支內容不明的影片包下一間放映廳將是高成本的冒險,郭亮吟還是放手一博,最後,她賭對了!


●台灣少年在戰後滯留日本神奈川縣大和市期間,和雷電戰鬥機合照。照片提供者/吳春生。

「制空」是當時中島飛行機製作所拍攝的宣傳影片,極似當前國軍「加長版」的募兵廣告,影片詳實記錄飛行機製作所的日常作息,包括員工訓練、工作等,郭亮吟找到「制空」如獲至寶,許多不知情觀眾看到「綠的海平線」後,很好奇郭亮吟是不是找演員拍模擬畫面,否則影像怎麼如此貼切、寫實?

「綠的海平線」拍攝、剪接完成後,留學期間主修聲音的郭亮吟希望能找到適當的台語配音,對聲音非常講究的她想了很久,最後決定找音樂人林強配音,郭亮吟認為林強的聲音穩重、溫暖,是該片的不二人選。


●「綠的海平線」導演郭亮吟出席2006年台灣國際記錄片雙年展放映,她在放映後和觀眾對談。(陳其育攝)

郭亮吟先擬好文字稿,之後請林強照稿念成台語口白,卻發現許多字念得不順,後來「綠的海平線」製片蔡晏珊找來一位救兵,這位救兵是台語文造詣極高的歌手王昭華,王昭華很年輕,卻能講一口古雅的台語,王昭華一句一句念給林強聽,王昭華在她的部落格生動的形容這段過程,她說就像是她先錄完Demo,之後找林強來唱。


●「綠的海平線」入圍2006年台灣國際記錄片雙年展,台灣高座會成員特地出席「綠的海平線」記錄片雙年展放映會。(陳其育攝)

除了口白之外,郭亮吟也為國內記錄片的配樂開創新局,她非常欣賞匈牙利籍配樂家Tibor SZEMZŐ的作品,Tibor SZEMZŐ是公認的配樂大師,郭亮吟之前在美國念書接觸到Tibor SZEMZŐ作品時,就夢想有朝一日能和Tibor SZEMZŐ合作。當「綠的海平線」進入後製階段,郭亮吟不抱太大希望的寫幫e-mail給Tibor SZEMZŐ尋問能否合作,意外的Tibor SZEMZŐ回信說他有興趣。

郭亮吟將片子寄給Tibor SZEMZŐ,原本郭亮吟擔心Tibor SZEMZŐ會不清楚「綠的海平線」的故事背景,沒想到Tibor SZEMZŐ看完後,回信說台灣的歷史令他感同深受,因為匈牙利也是幾經政權轉移、被殖民。Tibor SZEMZŐ投入許多心力在「綠的海平線」中,配樂完成後,郭亮吟非常感動,因為Tibor SZEMZŐ做的比她想像中好。

「綠的海平線」在2006年完成後,郭亮吟為了讓更多人知道台灣少年工的故事,她和製作團隊不斷在校園及各地播映,一年下來跑了數十場放映會,郭亮吟一點也不喊苦,因為她堅持記錄片應該和更多人接觸才有意義,藉由和觀眾互動,她才能夠即時了解觀眾的感覺,更加了解別人眼裡「綠的海平線」的樣子。


●「綠的海平線」在記錄片雙年展放映後,媒體好奇台灣少年工的故事,一家國外駐台的電台正在訪問台灣高座會台中區會長何春樹。(陳其育攝)

郭亮吟的團隊經過四年多的努力,今年是豐收的一年,「綠的海平線」入圍2006年台灣國際記錄片雙年展2006年南方影展等影展,更在南方影展奪下「最佳記錄片」。

獲獎後的郭亮吟依舊維持低調,她希望大家將焦點放在影片上,在「綠的海平線」悠緩、安靜的氛圍裡,用謙虛的心,去聽我們的前輩講些話,別急著詮釋,只要靜靜的聽,聽這段被遺忘的台灣少年工的故事,就夠了。

相關連結:
1.綠的海平線官網
2.綠的海平線部落格
3.王昭華的部落格「花埕照日」
4. 林強專屬部落格
5.人物誌:林強─以音樂為名的跨界旅者
6.購買「綠的海平線」DVD


★ 本文為個人觀點,不代表大眾時代立場。 引用網址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One Response to “台灣少年工的故事:郭亮吟專訪”

  1. ...... 影迷 Says:

    郭導演
    我在南方影展時看過妳的影片
    拍的很棒
    妳講了一個卻人遺忘的重要故事
    加油!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