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的師生關係才合乎倫理

分類: 兩岸三地 | 作者:南方週末 | No Comments »
日期: | 語言:

文◎邢小群

任何社會,都有責任倫理的存在。自尊、自重、自律,是每個人的人格選擇。尊重他人,就是尊重自己。

教師不但是知識的傳授解惑者,同樣也在師德、教德、人格方面垂范學生,古往今來,這是從事文化授業者看得比生命還重要的東西。

教師與學生到底應該是怎樣的關係才健康有益呢?看過不少西方有關教育的電影,老師可以坐在講臺上講課;學生可以吹口哨,表示對老師的贊同與反對。是不是藝 術誇張,不得而知,但無論發生什麼矛盾,影片最終表達的都是老師與學生在人格上的尊重與理解,而行為上姿態如何在他們的自由表達中是次要的。畢竟,他們沒 有我們自古以來師道尊嚴的行為框框。

我是有中國傳統教育背景的教師,不管理性上如何讓我面對當今學生的行為現實,感情上,看到一些現象,總還是不舒服。

下面列舉我遇到的一些情況:

5年前,我在任教的學院講一門大學語文課,那是兩個班一百多人的大課。通常我不點名,但我會以提問的方式注意到學生缺勤的情況。記得那天第一節課,我點名 請一個學生回答問題,學生張某起來回答;第二節課,我點名請另一學生王某回答時,感覺其面目怎麼這麼熟悉?學生哄笑,才明白原來仍是學生張某。我就問:你 究竟是張某還是王某?他只好告訴我,他是頂替另一個同學回答問題,那個同學沒來上課。他大概受同學之托,不想讓老師知道王某在缺課。

我很吃驚,一時不知道 說什麼是好!順口說了一句:"怎麼能這樣?"見到那學生已經有些不好意思,就不想追究,繼續上課。這時就聽一女同學大聲說:"這有什麼呀?"那種不以為 然、怡然自得的聲調,令我惱怒起來,便說:"現在只聽說有假酒、假煙、冒名頂替的種種造假,讓我們身受其害,無能為力,沒想到居然還會發生假上課、假學生 現象。你們覺得這很正常麼?"學生無人作答,不想再耽誤更多時間,以一人之過影響其他同學的學習。但不平靜的心情已經破壞了我的講課狀態。

很長時間,我不適應學生上課前踢踢踏踏地走進教室,一副半睡半醒之狀。據學生告訴我,有些同學經常晚上兩三點才睡,幹什麼?上網。這樣,即使是上午9點以 後的課,他們仍然是強醒之態地趕來,常常吃著麵包、喝著豆漿或優酪乳等待著上課鈴響。我早已見怪不怪,也無勸導之興趣。心想,只要上課時不吃就不錯了。

記得有一位同事曾經對我說,她每一堂課穿什麼樣的衣服,以什麼樣的儀錶面對學生,都是用心而為的。一個教師這樣追求自己的儀錶與講課行為的完美,老師這種 自尊自重的心態,何嘗不是對學生的尊重、對職業的自重?還有一位同事,每當給新的班級上課,總是鄭重地鞠一躬,然後對同學們說,這是一個莊重的"立約", 從此,我們之間就形成天底下最值得珍視的師生關係了。他希望在契約精神的約束下,師生有一個健康、進步的關係。

長期以來,我深感德行教育言語的無力,索性 就不去碰他們,不給這類學生表演的機會,倒也相安無事。去年我的一門選修課結束,在開卷考試上,我提出一個問題:本學期你逃過"大學人文"課嗎?談談你逃 與不蹺課的理由。這門課一、二、三年級的學生都有。我希望用這種方式讓同學對這門課提出看法及批評、建議。學生們的回答很坦誠。150名學生,大約有半數 以上說沒有逃過一堂課,理由是:

A.感覺這門課收穫很大,讓自己明白很多的東西,信息量大,捨不得逃;
B.沒有蹺課,怕老師點名。
C.都大三了,梭角快被磨平了,這門課讓我找回了自我,知道了應該選擇什麼,放棄什麼。

約二分之一的人逃過課,理由很多,也很有意思,我願意一一介紹:

A.我對公選課向來不重視;
B.因為有事,送朋友,懶得下樓;
C.因為有其他講座想聽,老師對不起;
D.因為生病;
E.看別人不來,也就不來了;
F.對課上有的內容不感興趣,中途就走了;
G.因為老師已經說開卷考試,認為聽課與考試無關;
H.我與老師的觀點不同,覺得無聊,就蹺課;I,選修課必逃已經成為我的習慣,沒有足夠的精神,就不去上了;
J.這門課考試好過(及格),就想蹺課;K.上課沒意思,都大三了,想一個人走走,散散心,現在雜七雜八的事很多啊!云云。

我感覺蹺課及他們的理由都是客觀的。有些人如果肯與老師面談,倒可以交流一下。記得有文章介紹,當年梁思成上課,聽課人不少,有一次交代考試問題,竟然沒 有學生回應。原來註冊的學生一個沒有來,來聽課的人都是旁聽生。他只好感謝在座學生來聽課。過去北大、西南聯大這樣的例子多了。還有一種傳說:不會蹺課的 學生不是好學生,老師如果不以自己的教學魅力取勝,還有什麼說的?我列舉上述蹺課理由,不過是讓大家瞭解一下當今學生的學習心態罷了。

我在大學從教三十多年了,眼見一茬一茬的學生,與老師的關係在慢慢地起著變化。1980年代畢業的學生,有人比我的歲數都大。在校稱我老師,校外就直呼姓 名,不管怎麼稱呼,都能感受到他們對老師的尊重。1990年代的學生,拿我當朋友,課外經常談心,甚至她們的戀愛婚姻問題也經常與老師探討。前些時,一個 學生的孩子過十八歲的生日,讓我寫幾句贈語,我為此給那孩子寫了一篇短文:"花季瞬間,責任一生"。母女倆都沒有覺得有什麼代溝。2000年代,我陸續接 觸到少數民族的學生,藏族、苗族、朝鮮族.–感到傳統倫理在他們身上保留很多,對老師的每一點幫助與關懷,都那麼感激,讓我都有些擔當不起。與那些見了 你像不認識一樣的學生相比,我這個比較傳統的老師,心裏確實熱乎乎的,更加強了自己為師的責任感。

感覺舒服不舒服,與提倡不提倡無關。以我對現代社會個性表達的充分理解,我是坦然認可現狀的。但是就像我對"孝道"有自己的看法一樣,我對師道同樣有自己 的看法。我認為傳統的"孝道",只要求晚輩單方面的服從、孝敬,而忽視長輩對晚輩的人格平等與尊重,是不公平的;長幼之仁與孝,不能在互動中保持與增長, 是人性的殘忍。

那麼,傳統的師道,不尊重學生的自由意志和個性,同樣不合理,師生之尊與敬,不能在互動中保持與加強,其關係也是可悲的。在教與學合理的規 範(制度約束)中,真正的師生關係應該建立在何處?相互尊重!當老師認真地準備每一堂課,以他從不遲到、從不無故缺課,並以嚴整的儀錶面對學生時,學生應 該意識到,這是老師對你們來此堂上學習的尊重;當老師看到學生不放任青春的性情,盡可能自律地認真面對學習時,老師也會視為學生對自己勞動的尊重。如果你 對課程內容或老師的觀點有看法,是否也應該以一種合理的方式表示自己對知識的尊重?

任何社會,都有責任倫理的存在。自尊、自重、自律,是每個人的人格選擇。尊重他人,就是尊重自己。無論是社會、家庭、學校,都應該讓老師與學子們知道,在 這個世俗化人生選擇的時代,也是公民社會發育生成的時代,人之為人,士之為士,我們還要不要仰望星空,還要不要保持對高貴的尊重。


★ 本文為個人觀點,不代表大眾時代立場。 引用網址 Tags :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