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電影V型轉彎?

分類: 兩岸三地, 藝文沙龍 | 作者:南方週末 | No Comments »
日期: | 語言:

臺灣電影在1980年代經歷了一個高峰,以侯孝賢、楊德昌等為代表的導演成為那個時期本土電影的驕傲。在這個被稱為「新浪潮電影」的大潮之後,電影 業迅速滑向穀底,並且長期一蹶不振,回顧這段令人沮喪的日子時,曾經追隨侯孝賢的《一八九五》導演洪智育甚至拒絕用「U型」下滑來形容,直接用了「V」, 以強化影業景氣墜落速度之快…

文◎朱強、夏辰

電影不是讓自己爽

是不是真正的高潮,要看票房成績,看電影反應,如果後面不行,就是泡沫,希望後面的導演讓電影觀眾真正愛看,而不是讓自己爽!–《囧男孩》監製李烈

《海角七號》沒有受到應有的尊重?

2008年的臺灣影壇,《海角七號》是無可爭議的票房霸主,臺灣電影走出低谷的標誌性作品。在12月6日落幕的第45屆臺灣電影金馬獎影展上,《海 角七號》與同為入圍超過10個獎項的《投名狀》經過激烈角逐,最終拿下最佳男配角、觀眾票選最佳影片、年度臺灣傑出電影等6個獎項,而《投名狀》卻獨得了公認分量最重的最佳影片、最佳導演兩項大獎。

坊間認為,本屆金馬獎之所以沒讓其大獲全勝,是評委們對本土電影突然爆發的可持續性尚存疑慮。

其實,不管金馬獎風向標如何擺動,以《海角七號》為代表的臺灣本土電影在2007、2008年異軍突起,已經不容忽視。

《海角七號》大熱之後,其他有政府輔導金資助的電影挾勢紮堆上映,都取得了不俗的票房。兒童片《囧男孩》3400萬元新臺幣;被譽為臺灣第一部反戰 題材的客家史詩電影《一八九五》2000萬元;6月上映的《九降風》9月10日重映,兩周票房也過百萬,並在日本東京電影節上賣出300萬元的版權。

《九降風》曾得到行政院新聞局局長史亞平的月臺推介

進入11月中旬,在臺北的任何一家電影院裏看電影,你都有可能看到一個名為「國片新高潮」的短片,它由眼花繚亂的剪輯製作而成,然後進行理直氣壯地宣佈,署名為行政院新聞局。當然最熱門的還屬《海角七號》,繼票房突破5億元新臺幣之後,11月20日在香港強勢登陸,單周票房就突破1000萬元新台幣,並且成為23日的單日票房冠軍,力壓此前不可一世的《007:量子危機》。

這一波臺灣電影回暖潮背後,政府的身影不時閃爍。掌控電影事業的新聞局不僅推出宣傳短片,還在臺灣電影網上做了名為"2008秋,台片新高潮"的專 題,由於該局決定每年度的電影輔導金的審核發放(《海角七號》和《囧男孩》各500萬元,《一八九五》在行政院客家委員會獲得3000萬元資助),由其扶植的影片票房幾乎全線飄紅,當然樂觀其成。

政府高官,不分藍綠,頻頻現身影院為心儀的影片加油打氣。號稱一年只看一部電影的總統馬英九攜手林志玲出席《一八九五》首映式,近日又有消息稱,他極有可能再次到影院觀賞這部電影;民進黨主席蔡英文看完該片後呼籲全台民眾不分老少都來看,推動優質影片,新婚不久的臺灣首富郭台銘也帶著嬌妻進了影院;行政院新聞局局長史亞平則為《九降風》月臺推介;《海角七號》走紅後甚至成為臺灣官方的一種行銷策略,外交部長特別邀請副總統蕭萬長及三十幾個外交官到影院觀看。

民間熱得五花八門,《囧男孩》熱映後,影片中的原創卡通人物"卡達天王"突然走紅大街小巷,其他衍生產品如囧男孩公仔、名信片、電影卡、T恤衫等均 熱銷。監製李烈說,這部電影的一個超級粉絲是個小學教師,先後帶著學生連看了15場。網路追捧集中體現在各個影片官方網站的點擊量:《囧男孩》64萬、 《一八九五》突破40萬,《海角七號》除了在票房上屢創奇跡之外,其部落格(博客)點擊量創造了單日40萬的紀錄,到12月1日達到980萬人次的訪 問統計–這個數字已經超過全台總人口的40%。

臺灣電影在1980年代經歷了一個高峰,以侯孝賢、楊德昌等為代表的導演成為那個時期本土電影的驕傲。在這個被稱為"新浪潮電影"的大潮之後,電影 業迅速滑向穀底,並且長期一蹶不振,回顧這段令人沮喪的日子時,曾經追隨侯孝賢的《一八九五》導演洪智育甚至拒絕用"U型"下滑來形容,直接用了"V", 以強化影業景氣墜落速度之快。

兩個囧男孩。囧(jiong,三聲),在古代表示窗戶 明亮;在網路上是非常流行的象形文字,囗=臉型,八=兩個下垂的眼睛,口(眼睛下面的)=嘴巴,代表了驚嚇而使表情變形。這種網路象形文字2004年起源自日本,最有代表性的是Orz,O=頭,r=身體,z=跪著的腿,橫看就是"失意體前屈",隨著使用之廣泛,其涵意逐漸增加,既可以是對人的"拜服"、" 欽佩",也可以是"拜託!"、"被你打敗了!"、"真受不了你!"。

《囧男孩》監製李烈在自己的影一公司創業之初之所以未曾涉及電影,出於同樣的失望和恐懼。

台片低迷10年之後,李烈拿到了後來成為《囧男孩》導演楊雅喆的劇本,並在票房及口碑上大獲成功。

各個電影製作團隊之間串門互挺,《海角七號》導演魏德聖先後帶著演員到戲院觀看了《囧男孩》和《停車》。大家都希望此次台片復興不是曇花一現。

《一八九五》:日本人視角的抗日電影

《一八九五》不是大陸所謂主旋律影片,從類型片來講,是愛情戲。客委會給我們資金,最重要的要求是,不要拍成過去那種政令宣導電影,他們強調片子的影響力,要真正佔領市場,盡可能地爭取到最多的觀眾。–《一八九五》導演洪智育

《一八九五》被譽為臺灣第一部反戰題材的客家史詩電影,實際是愛情片
大陸主旋律電視劇版的《臺灣1895》

大多數臺灣電影都是民間自己創意劇碼,找政府要錢,申請輔導金。《一八九五》不同,是政府下單民間接單,客委會確定的專案,再公開招標,青睞影視公司中標。客委會投入3000萬,青睞公司找來3000萬-6000萬的投資是臺灣本土電影20年來僅見。

在客委會的電影項目之前,已經有一部講述臺灣1895故事的臺灣電視劇《亂世豪門》。

《亂世豪門》2007年4月在橫店影視城的廣州街開拍,隔壁開拍的是大陸版的電視劇《臺灣1895》,部分配角演員甚至同時出現在兩個劇組的拍攝中。溫升豪在《亂世豪門》中扮演一個虛構的富家少爺,因為抗日終至被絞死。
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這部1895題材的電視劇,溫升豪出現在電影《一八九五》的拍攝場,扮演真實的吳湯興–一個客家抗日英雄。

相對於溫升豪的順理成章,洪智育擔任導演則"純屬意外"。

洪智育的第一部劇情長片就叫《純屬意外》,是1999年獲得500萬輔導金,2000年完成的一部愛情喜劇。此後8年,他沒有拍電影–他熱衷的題材都要三四千萬,而投資商只肯出1000萬。"1000萬我就是不拍。"洪智育認為自己可以做更精緻的電視劇,何苦去拍爛片。

直到《一八九五》"臨時從天下掉下來",而且是政府的錢。"雖然是政府的片子,如果要用硬邦邦的一個歷史、族群、愛國結構去弄,那電影根本不能看。"

1895,乙未年,臺灣經歷了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戰爭,這是入侵的日本人沒有預見到的。雖然在馬關談判中,李鴻章試圖誘使日本放棄割地臺灣的企圖,一 再提醒伊藤博文,當地民風強悍、瘴氣橫行。日本攻台之役戰死者164人,死于瘟疫的達4642人。死於疫病的包括日本軍的總指揮官,近衛師團的師團長北白 川宮能久親王。臺灣戰死一萬四千多人。

洪智育認為自己拍的不是一部戰爭片,拍戰爭不是臺灣電影的優勢,洪智育希望《一八九五》的重心回到家裏的這群人身上,回到男人們下了戰場以後想什麼:"這部分才是臺灣電影的優勢所在。"

在《一八九五》中,對割地的滿清政府的怨,甚至對日本軍的恨,都不像以前抗日電影那麼激昂,但是對鄉土、家人的愛卻是強烈的、質樸的。對一部可以歸類為抗日題材的電影,《一八九五》罕見地採用了日本人視點的敍事結構。

青睞的人在東京的舊書市場上購得了森鷗外的日記。森鷗外日記成為《一八九五》的結構外套。明治年間的大作家森鷗外曾任臺灣總督府陸軍局軍醫部長,在臺灣停留不到3個月,在劇中他作為北白川宮能久親王隨侍醫官,目睹了接收如何演變成無差別掃蕩。

"清政府與日本簽訂了不平等條約,能久是帶兵來接收臺灣的,他最初當然想不到遇到義軍的頑強抵抗。"洪智育說,"吳湯興們就是被拋棄了,政府軍很快撤退,客家人反擊的根本目的在於保護自己的土地,這是最簡單也是最根本的邏輯。"

洪智育首先將《一八九五》定位為一部愛情片,而不是戰爭片。這種訴求醒目地體現在電影海報上:"一個男人,對他家園的愛;一個女人,對她男人的愛; 而所有的感動,剛好發生在1895年的臺灣。"故事中的男女,一是吳湯興和妻子黃賢妹,一是19歲的姜紹祖和妻子,他們的故事,都有歷史記載。
由於資金所限,該片對戰爭場面的處理甚為節制,日軍火燒甘蔗林圍捕義軍算是最大的場景之一。姜紹祖於此役被捕,其後在獄中服毒身亡。反抗軍與日軍的八卦山之戰,應該是最大規模的戰役,吳湯興死於此役,在銀幕上也是極其寫意地處理。

《海角七號》的票房已經遙不可及,《一八九五》的目標就是挑戰《囧男孩》3400萬台片第二票房的地位。

"我們當然想進入大陸市場,可不曉得大陸觀眾愛不愛看。"《一八九五》的統籌葉天倫說。

《囧男孩》:不止兒童片

楊雅喆導演說,以前電影沒有人敢做,做一步錯一步。現在是臺灣電影的一個機會。大家已經對臺灣電影市場有推動的信心。

這些年輕導演都有很好的說故事的能力,熟悉好萊塢的敍事,不再艱澀地講述遠離自身的故事。–《囧男孩》監製李烈

為《一八九五》做發行的是福克斯,為《囧男孩》做發行的是華納公司。台片所以要找美商公司發片,是因為臺灣的院線基本都在對方手上。

《囧男孩》的公映比《海角七號》遲兩周,華納為《囧男孩》安排了高達6000人的密集試映,然後就是觀眾口耳相傳,手機和網上相傳。

華納對《囧男孩》的預計是1200萬,"結果我們遠超。"李烈說,"觀眾哭到不行,你覺得很爽,因為你打動了他。"

《囧男孩》目前票房3400萬元新臺幣。

大陸媒體呈現的李烈可能還是羅大佑的"愛人同志",雖然他們已經分手9年了。對今年的台片新高潮來說,李烈是《囧男孩》的監製,是弄潮人之一。《囧男孩》是李烈製片9年史中第一部劇情長片,此前她都在製作電視劇。看到楊雅喆的《囧男孩》劇本後,李烈迅速回憶起自己的小學同桌:一個髒兮兮的男孩子,穿著皺巴巴、洗得褪色的校服,喜歡欺侮女生,永遠嬉皮笑臉吊兒郎當,她甚至立即記起了這個同學的名字和相貌。

"這種似曾相識的體驗深藏在每一個成人內心,電影的敍述就是一個勾引的過程,能夠引起成人世界的共鳴就是市場的成功。"

李烈說,之所以多年未曾涉及電影,出於對臺灣電影的失望和恐懼:楊導、侯導的後輩們希望繼續他們的路線,但缺少同樣的才華、天分和社會閱歷,在風格上也沒有創新,觀眾逐漸厭倦了藝術電影的模式,票房損失了雖然有政府的輔導金可以補回來,觀眾的流失卻越來越嚴重。

在這個惡性循環的背後,是好萊塢式西片風的興起,娛樂元素和技術特效成為吸引觀眾的籌碼,以迪士尼、福克斯、華納等為代表的八大國際公司巨頭逐漸控制了臺灣電影的發行市場,此前專注於藝術電影的青年一代導演紛紛轉入低成本小製作的商業廣告、電視劇、紀錄片等行業。

"以前投資電影是做一部賠一部,可誰規定藝術電影一定是不好看的?"李烈說。

新聞局的輔導金近幾年沒有太大變化,分新人組和旗艦組,新人組最高500萬元,旗艦組最高3000萬元。《囧男孩》拿的是新人組的錢。李烈又從一個朋友那裏找來300萬,自己投了700萬,這是她從事製片以來最大一筆投資。全部1500萬投在了一部兒童影片上。

"臺灣的兒童題材電影很久沒有人關注了。但這個片子如果只針對孩子,也有點冒險。《囧男孩》意圖超越過去的同質化兒童電影,但我又怕觀眾真得把它當做一部兒童電影來看。"

兩位囧男孩在學校常捉弄女生欺騙同學,而被老師分別稱為"騙子一號"與"騙子二號"。

一號和二號恐怕是全世界笑點最低的兩個小孩,講什麼事情都可以笑;同樣的笑話講十遍,他們可以笑十遍。

這兩個"問題"小男孩帶著同學做了一些既癲狂又充滿想像力的事。一號成長于一個單親家庭,父親是精神病人,他的日常生活依靠成人接濟;二號則長期與父母分離,與開草藥店的阿嬤相依為命。

一號與二號常捉弄同學,被老師處罰在圖書館粘書,他們因此翻遍了圖書館裏的書,一號成了超強的說書人,二號是幸福的聽眾。兩人常討論前往異次元空間的方法,他們想到前往異次元的方法,包括收集到十台電風扇一齊吹,或者溜滑水道一百次。

日本NHK電視臺10年來沒有購買一部臺灣電影,但是在今年的亞洲電影節上,買了《囧男孩》的版權。

《征服北極》:可笑的邏輯

中產階級不願意看那種非常沉重的故事,於是我轉了個彎,將苦藥包上一層糖衣,突然在影院放映時塞在觀眾嘴裏,這樣的紀錄片才有力量。

所謂的糖衣,可以是一個溫情脈脈的故事。比如同樣拍攝一個為非洲黑人失學兒童募捐的短片,你可以拍一個蒼蠅亂飛的背景,再加一張骯髒不堪的臉;也可以抓取一個由於接受資助即將畢業的大學生幸福自信的微笑。哪個效果更有力量呢?–紀錄片《征服北極》導演楊力州

《囧男孩》裏是一群笑鬧、尖叫、無厘頭的孩子。《征服北極》中的三個年輕人則在北極的帳篷裏極盡搞笑之能事。

學生時期的洪智育已是當年重要的紀錄片工作者之一。成為侯孝賢的助理導演和副導演之後,洪智育在1997至 1998年期間,與著名白色恐怖研究作家藍博洲一起合作紀錄臺灣白色恐怖歷史的《臺灣思想起》,以精緻的製作與強烈的影像風格,讓嚴肅冷門的節目受到觀眾 肯定,曾創下同時段全臺灣著名SRT1.05的高收視率。

"紀錄片興起確實對劇情片復興有幫助,過去特別小眾,或者不是主流觀眾,但《翻滾吧!男孩》、《生命》都有上千萬的票房,導演也可通過紀錄片學習一些講故事或拍攝的技巧。"李烈說。
從2003年開始,臺灣影像界開始進入紀錄片時代,根植于"現實世界"的紀錄片逐漸改變過去遊擊式的小型放映模式和除了電視臺之外放映管道匱乏的狀況,頻頻走進電影院線進行商業放映。

《跳舞時代》是當年的代表作品,它講述了日據時期1930年代,臺灣流行音樂第一個黃金時代的故事,獲得第40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獎。吳乙峰導演的 《生命》,反映1999年9•21大地震的死者與生者,拍攝時間長達五年,獲2004年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獎,商業收入超過千萬元台幣。2005年林育 賢的《翻滾吧!男孩》,獲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獎,也複製了這一票房神話。《囧男孩》的導演楊雅喆也為公共電視臺拍攝了大量紀錄片。

2006年,楊力州憑藉《奇跡的夏天》奪得當年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獎,並創造了商業放映一周票房過百萬元的紀錄。

《征服北極》是今年金馬獎的閉幕影片,於12月12日進入院線進行商業放映。

當《征服北極》的片約電話打過來的時候,楊力州覺得自己有可能從地獄中被拔擢出來進入天堂。

2007年《商業週刊》邀請楊力州拍攝的《水蜜桃阿嬤》,臺灣17個電視頻道在同一周時間裏播出,讓無數人流淚,也讓楊力州陷入巨大的心理困擾,這也成為他在今年遠走北極的誘因。

《水蜜桃阿嬤》講述了一個充滿仁愛與堅忍的悲情故事:在高山上種植水蜜桃的老阿嬤,兒子和兒媳因為40萬元的信用卡債相繼自殺身亡,留下7個無辜的 孩子由她照料。楊力州把片子首先放給阿嬤一家觀賞,其中沉默的孩子小涵,在後面偷偷地哭泣,活潑的小男孩看到片中的自己,忍不住說:"那個是我,他好可憐!"

全台自殺率超過全球平均值。在臺灣,因信用卡透支而自殺,已成為嚴重的社會問題。

《商業週刊》希望通過對自殺現象的透視,關注"生命教育"主題,並募集捐款用於生命教育教材的製作和傳播。

紀錄片播出後,捐款竟然每天達到驚人的100萬元台幣,在募集到1000萬元時卻戛然而止,踩刹車的是《商業週刊》。

麻煩來了,首先是阿嬤的家族要求分得200萬元的捐款,楊力州說,其實阿嬤本人沒有提任何要求:"我們在拍攝前進行了周密的安排,要求雜誌社必須派 出心理治療師全程陪同,而且媒體、企業與願意出錢的人資助孩子成長到18歲,並爭取到企業的接收。"在半年的拍攝期中,阿嬤的心理得到平復,決定用正面的 態度撫養孩子。

但社會開始懷疑楊力州的經費來源,其實拍片經費全部來自《商業週刊》雜誌。於是原住民"立委"召開記者會,控訴《商業週刊》,質疑"漢人剝削原住民"。

他們的攻擊讓楊力州非常憤怒:"難道漢人就不能幫助原住民?現實的情況是,原住民往往不能幫助他們自己的族民。"

事件被放大成政治性議題,影響到"立法委員"的選舉,"成為他們塑造正義形象的資源",引發爭端的原住民"立委"甚至都沒去探望過阿嬤。"其實在維護原住民的權利這一訴求上,我們是一致的。"

極其沮喪的楊力州開始逃避:"我不靠紀錄片為生,作為導演,我決定所有來自紀錄片的收入都回饋社會,光靠商業廣告,就能保證我很好的生活品質。"

這讓他常常想起法國紀錄片《山村猶有讀書聲》(To Be and to Have)的遭遇。這部忠實紀錄法國偏遠山區一所小學裏師生互動的紀錄片,在歐洲瘋狂熱賣,觀影人數達數百萬。後來老師開始要求得到補償,甚至片中孩童的 家長也紛紛要求電影公司必須回饋一定的金額,最後鬧上法院,法官以"拍攝者並無要求被攝者演出,所以此老師並非電影的創作者"為由,判老師敗訴。

因此,當2008年年初,他接到"桔子"遊戲公司的邀請電話後,一口答應接受《征服北極》的拍攝,前提條件是公司必須將所有紀錄片產生的贏利回饋社會。

"對遊戲公司來說可能僅是一個勵志片,對我而言,它是一個重生,我要走到世界盡頭,哪怕是地獄也要去。"

三個臺灣年輕人參加了第五屆國際北極極限運動比賽,按規則要從北極圈步行到北極點,全程六百多公里,耗時長達一個多月,楊力州記錄了這一過程。"桔子"公司出資6萬美金贊助拍攝,他們認為,"這件充滿了夢想和征服"的故事與公司的企業文化相契合。為了防止被北極熊攻擊,公司還為楊力州買了商業保險, 並聘請一位奧地利退伍軍人做保鏢。

來自全球九個國家和地區的代表隊參加了此次徒步競賽。楊力州與他們一樣,要經受零下40度嚴寒,還有極限生存條件下殘酷的心理考驗。

紀錄片《征服北極》裏,導演楊力州不小心拍到幾個歐洲獵人"合法"獵殺北極熊的過程。讓他吃驚的是,這些獵人竟然不是了為金錢和皮毛,而純粹出自個人樂趣。

紀錄片《征服北極》裏,導演楊力州不小心拍到幾個歐洲獵人"合法"獵殺北極熊的過程。讓他吃驚的是,這些獵人竟然不是了為金錢和皮毛,而純粹出自個人樂趣。

在拍攝過程中,楊力州"不小心"收穫了一些"其他的東西":他偶然拍下幾個來自歐洲的獵人"合法"獵殺北極熊的過程,讓他吃驚的是,這些獵人竟然不是為了金錢和皮毛,而純屬出自個人樂趣。他們使用弓箭等原始的獵殺工具,使目標不至於立即死去。

5月,楊力州返回臺北。查閱資料之後,他發現加拿大和美國居然均未立法保護北極熊。在加拿大,每年約有26%共計518頭的北極熊被合法獵殺,法律 只規定不准捕殺母熊和小熊,這顯然是個"可笑的邏輯";美國則出於阿拉斯加州石油開採目的不願意立法保護,因為設立保護區需要圈出大片土地,這影響到美國 的能源利益。

除了觀察溫室效應對北極地區的生態影響,楊力州關注的焦點是:"在由極端惡劣環境所造成的極端負面心態下,參賽者如何面對生存和挑戰?"他觀察到帳 篷內極端樂觀的心態,這與外界嚴酷的生存環境產生巨大反差,在金融危機的背景下,這種生命觀顯然具有相當積極的意義:"路的盡頭,就是新世界的開頭"。" 在北極,我每天都活動自己的每一根手指,我只關心自己是否還活著,不再理睬所謂的票房、影響力。"楊力州後來製作了一個10分鐘的短片,講述自己的生命感 悟,就叫《活著》。


★ 本文為個人觀點,不代表大眾時代立場。 引用網址 Tags : ,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