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變災難輪迴,這是最好的歷史契機!

分類: 編輯首選 | 作者:楊渡 | 1 Comment »
日期: | 語言:

把山還給山,讓山地與森林休息,「自然復原法」是唯一的解決之道。民進黨執政時期,把中橫封起來,就是一個大氣魄的作為。雖然它帶來諸多民怨,也給 原住民帶來許多不便,但至少可以先止血一陣子。停止產業道路的開發,修復山地,這是首要之務。至於有許多原住民居住的山地部落要如何處置呢? 為了解決原住民居住於山地,唯有從事農業才能生存的難題。政府可以展現大氣魄,讓原住民成為山地的林木種植者,森林的巡守人…

文◎楊渡

颱風重創南台灣,颱風的土石流過後,政治土石流正在肆虐。彷彿內閣更動,一切就會改變。然而,問題的本源,卻被忽略了。如果不從根本上尋求解決之道,再如何重建,以後颱風來臨,災難依舊會反覆循環。一如詩人波赫士所形容的,災難會像一個「不斷循環的小數點」,年年來臨,反覆輪迴。

災難來自兩個根源:土石流和地層下陷。土石流造成小林村的毀滅,數十個原住民部落成為孤島。土石流到下游,也造成今日林邊一帶的泥沙達一層樓高。然而,土石流要如何解決?它能解決嗎?

土石流問題來自上游的生態破壞。不應有的山地開發、不當的高山蔬果茶葉種植、不斷開發的產業道路、不斷深入的所謂森林遊樂區、高山森林被盜伐等,整個破壞了山地的水土保持。其中,尤以產業道路最為嚴重。用山上原住民的語言來形容,產業道路像在山的身體上,劃了千刀萬刮,傷痕累累,大水一來,整個身體就潰爛,皮開肉綻,死傷慘重。

這不是玩笑的形容,而是真實的描述。了解山地地形的人都知道,一旦下雨,山上的產業道路會變成「水路」。本來應該涵養在森林中的雨水,會順著平滑的產業道路往下流,直接進入河谷。森林失去涵養水源的功能。而一旦大雨,就很可能沖垮產業道路。而產業道路,是硬生生在山脈的身體上劃開的,它本身就已破壞了山脈的結構,土石崩塌,大片大片的崩落,就這樣產生了。

未開發新中橫之前,誰曾聽過土石流?新中橫開發後,賀伯颱風帶來的重創,讓神木村等地重創到觸目驚心,台灣首度出現了「土石流」這三個讓人驚駭的字。然而,它卻隨著各地的開發不斷擴散,從新中橫向各地橫行下去。它成為一個悲劇的循環,年年上演,反覆輪迴。

遷村?重建?年年在討論。打通產業道路?重新修橋築路?這些事,年年在重演。而且災難不斷上升。因為土石流造成的災難不是輕易可以平復的。它淹沒了河床,墊高了本來是河水在走的河床。不待大雨,只要一點小雨,溪水上漲,就足以淹沒河兩旁的道路。於是道路、橋樑不斷被沖垮,不斷在修復。這種事例,不必走太遠,只要去看看谷關吊橋,現在的高度和以前差多遠,就知道有多嚴重。

這當然不只是以九二十大地震後的中部為然,而是北中南所有溪流的共同命運。雖然說,這一次的颱風,是百年僅見的大災難,但如果不是生態的破壞,災難會這樣嚴重嗎?

回到問題的根本,為什麼要在高山上造這麼多的產業道路?這就涉及高山蔬果和茶葉的種植,以及觀光的開發。老中橫、新中橫以及無數新開發地區,都是以振興地方產業和提振地方觀光為名而展開。地方政府拚命爭取建設都來不及,誰敢阻擋?那些種著高山蔬果和茶葉的人,只希望產業道路繼續開發,讓山上種的蔬果可以更快速方便的下山出售,誰管得了土石流?

災難來臨時,如果不嚴重,先逃過一劫再說,等夏天過去,秋冬不會有颱風,再來慢慢復原。人們也就慢慢遺忘了災難的可怕。而冬天來臨時,洗溫泉的、上山賞楓葉的、過年渡假的觀光客又回來了。至於土石流,那是明年的事了…。

便是這樣心態,造成年復一年的悲劇。

不是沒有解決的辦法。把山還給山,讓山地與森林休息,「自然復原法」是唯一的解決之道。民進黨執政時期,把中橫封起來,就是一個大氣魄的作為。雖然它帶來諸多民怨,也給原住民帶來許多不便,但至少可以先止血一陣子。停止產業道路的開發,修復山地,這是首要之務。至於有許多原住民居住的山地部落要如何處置呢?

為了解決原住民居住於山地,唯有從事農業才能生存的難題。政府可以展現大氣魄,讓原住民成為山地的林木種植者,森林的巡守人。政策上,政府可以鼓勵原住民的土地用來種植林木,復育森林,並給了相當經費補助。再配合林務局的山林復育計劃,讓原住民上山種植並保護林木之外,還可以將巡山的工作機會釋出,每月可領取若干費用,以照顧弱勢原住民的生計於無憂。坦白說,這些山林復育與巡山工作所需要的經費,遠比每年為颱風災難所做的修復工程動輒以千億計,簡直便宜太多了。以一個原住民在巡山,每月給予一萬元補助為例,就算請一萬名,每月只有十二億,每年一百四十四億,十年下來,都比每年修復工程動輒上千億要省太多了。

更何況,現在有不少原住民的土地,都已轉包給平地漢族承租,他們本身失去土地使用權,如今恰恰可用這個機會,讓弱勢的原住民有機會要回自己的土地,並成為森林的守護者。要知道,最了解台灣山地林野的生態者,莫過於原住民。最了解如何保護森林者,也非原住民莫屬。

至於遷村之議,坦白說,民進黨時期已經議論過。當時最大的難題,不是政府的經費與決心,而是居民自己的意願。原住民生存於山地林野,土地是生命之根,這不是一句空話,而是非常現實的生存之必要。原住民在平地無法找到工作,就無法生存。但在山上,還可以在森林裡採採野菜,尋找靈芝草藥,或者種一點地瓜芋頭蔬菜維生。而一旦離開山地,連最後的生存機會都沒有了。政府的遷村決策,如果未考慮到這一點,而只是從安全著眼,則必然註定失敗,重蹈民進黨覆轍,最後不了了之。

另一個災難重災區是地層下陷的沿海地區,如林邊。坦白說,這些地方的災難根源,是養殖業超抽地下水所造成的。如果不解決抽超地下水問題,就難以解決。養殖業者之所以超抽地下水,是許多養殖漁業為方便計,抽取臨近海邊的半淡半鹹的地下水。政府要禁止養殖業,確實是有困難的。但可以改變的是養殖的水源。政府可以輔導業者改變養殖的漁業種類,成為完全海水養殖,如此即可抽海水來使用。要不,就是以抽取海水,再混合淡水來使用,並全面禁止抽取地下水。這樣才有辦法改變地層下陷的危機繼續下去。此種方法雖然會增加養殖成本,但相較於國土的淪陷和年年救災的花費,這成本簡直太低了。

總之,這些改變都不是一年兩年可以奏效,但卻是長治久安之道。不此之圖,卻只在乎災後的房屋、建築、橋樑重建,災難不會因此改變。人民納稅的血汗錢,甚至愛心的樂捐再多,都只能年年讓「輪迴的災難」的血口吞噬而已。

現在是台灣面對「不願面對的真相」的時候了。我們要認知,必將來臨的是一個前所未有的全球暖化變局。未來的災難,不會僅僅是百年一遇,甚至三百年、五百年一遇的災難,都可能發生。全球暖化不會因台灣的局部重建而改變,我們要停止年復一年的悲劇輪迴,唯有從整個國土的重規劃、大改造著眼,作大企劃大改造,才能為未來子孫謀太平盛世。這樣,才能化危機為轉機,讓這一次的災難,成為改革的契機。

讓歷史轉變的機遇,從這一次災難開始吧。不要讓五百多個災民,白白犧牲了!


★ 本文為個人觀點,不代表大眾時代立場。 引用網址 Tags : , ,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One Response to “轉變災難輪迴,這是最好的歷史契機!”

  1. ...... 代希 Says:

    學者缺乏實務的經驗和理解, 與其不斷的抨擊~~不若此種言簡意賅,強而有力的建言,請讓決策者知道吧!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