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問題,沒有問題少女

分類: 媒體解讀 | 作者:南方週末 | No Comments »
日期: | 語言:

想必雷夢佳的班主任認為,班上其他學生都比雷夢佳好得多。事實上,他們不明白的是,配合老師用投票的方式讓一個同學離開學校,最終逼迫她投水自盡,這本身就是一件很錯誤的事情。有些學生在給雷夢佳的賀卡上寫下讚美的話,卻投票讓她離開,並對記者解釋說,「賀卡上那些話就是隨便寫寫,不是真的。」這不是一個好學生應有的表現…

文◎長平

老師應該做的,是幫助學生解決這些問題,而不是解決有問題的學生

又一次和同學打架之後,河南孟津縣初一女生雷夢佳受到了特別的懲罰–班主任組織全班同學「民主投票」,決定讓她「走」還是「留」,三分之二的學生選擇了「走」。三天後,人們在學校後面的水渠裏找到了她的屍體。

這件事情反映了學校裏錯誤的民主教育。民主是一個政治概念,它是公民用來管理公共事務的方法,而不是那位班主任所理解的那樣,所有讓他感到「有些無奈」的「重大事件」都要投票決定。即便是在政治事務中,民主也必須以尊重個體的人格尊嚴和基本自由為前提。很多評論文章已經指出了這一點。

不過我發現,即便是在這些評論文章裏,雷夢佳是「問題少女」並沒有受到質疑。人們討論的是,如何去對待、去幫助這些「問題學生」,而不是如何去看待、去認識他們。

在雷夢佳的生活中,無論是同學、老師和校長,還是她的父母和朋友,都高度認同她身上掛的「問題少女」這個標籤。原因是她講話大嗓門,走路昂首挺胸,總愛把手插在牛仔褲的口袋裏,「一看就不是好學生」。而且她還愛打架,和男生一起喝酒。

幾乎每一個人都認為,學校裏總是有一些好學生,有一些壞學生。以前學校還公然評選出「優等生」和「差等生」。判斷學生好壞有一套固定的標準,包括:學習成績好,對師長言聽計從,男生規矩老實,女生文靜嬌羞。

想必雷夢佳的班主任認為,班上其他學生都比雷夢佳好得多。事實上,他們不明白的是,配合老師用投票的方式讓一個同學離開學校,最終逼迫她投水自盡,這本身就是一件很錯誤的事情。有些學生在給雷夢佳的賀卡上寫下讚美的話,卻投票讓她離開,並對記者解釋說,「賀卡上那些話就是隨便寫寫,不是真的。」這不是一個好學生應有的表現。

我並不是要把這些學生歸入壞學生的行列。這個觀念本身就是錯誤的。每一個人在成長的過程中,都會遇到一些問題。有些人問題少一點,有些人問題多一點。老師應該做的,是幫助學生解決這些問題,而不是解決有問題的學生。因此,「問題學生」這個標籤,本身就是一個問題。

更重要的是,到底哪些是問題,哪些不是問題,這也需要討論。打架固然是問題,但是一個女生說話走路不夠文靜,不僅沒有任何問題,而且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可能比其他女生更有獨立個性,是一個很大的優點。也許正是對性別認同的偏見,造成整個環境對雷夢佳的歧視和排斥,導致她錯誤地以打架來反抗。可以說,這些標準化的教育,不僅逼死了雷夢佳,也毒害了她的同學–他們不懂得包容不同的個性,不懂得民主的道理,不懂得內疚和自責,而且還把這些當作好學生的作為。

有人會說,那麼多人不喜歡雷夢佳,這是一個事實。但是,不要忘了,這個事實也是教化的結果。用來決定她的去留從而決定了她的生死的那場投票,其實也是引導的結果。班主任歷數了雷夢佳的「前科」,希望全班同學「根據以前的行為」來投票。對於長期受「聽話(而不是獨立思考)就是好學生」教化的少男少女來說,這無疑是一個極大的暗示。試想一下,假如班主任講的是雷夢佳不是壞人,只是個性和我們不一樣的人,所有的人都應該平等相處,還會有那麼多學生投票讓她離開嗎?

有一部反映成長問題的電影《鴻孕當頭》,試圖為人們提供更好的解決之道。女中學生朱諾偷嘗禁果,不小心懷了孕。這的確是一個需要妥善解決的問題,但它僅僅是一個問題而已。朱諾並沒有因此而被當作「問題少女」,她父親只是略微地責怪她做事不知分寸,老師和同學也沒有認為她道德敗壞。她挺著大肚子上課,就跟某個學生踢球不小心摔壞了腿一樣,只是有點不方便而已。因為對胎兒的憐愛,她不願選擇墮胎,但是又沒有做好當母親的準備,於是找到一對願意收養孩子的夫妻。電影傳遞的重要資訊是,在處理這個問題的過程中,朱諾變得更加自信和成熟,她身邊的人也變得更加理性和包容。


★ 本文為個人觀點,不代表大眾時代立場。 引用網址 Tags :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