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高盛?

分類: 國際櫥窗 | 作者:南方週末 | No Comments »
日期: | 語言:

侵權責任上如此之多的環節,高盛向白宮和國會以及世界各地權貴輸送金錢也有這種關係。高盛為歐巴馬提供政治捐款─歐巴馬當選總統─歐巴馬任命高盛信得過的政府高官─政府高官再為高盛謀取利益最大化嗎?有權錢交易嗎?可能有,但其中環節太多,人們對金融犯罪和金融侵權有很大忍受力,一個重要原因 就是金融機構並不直接造成死亡…

文◎朱偉一

如果企業社會責任適用於資本市場,我們是否應該抵制高盛、抵制高盛的產品?即便抵制成功,華爾街還有其他券商,與其大同小異。沒有高盛,又會有低盛、短盛或長盛

金融危機死人了!2010年5月5日,希臘首都雅典爆發大規模的群眾示威遊行,抗議政府的緊縮政策。憤怒的群眾向一家銀行大樓投擲自製的汽油燃燒 彈。結果有三人死亡,其中還有一位孕婦。但烹調希臘債券有毒產品的高盛,卻仍然快活逍遙,仍然是美酒加咖啡,又在醞釀下一個目標。難道就不能追究高盛的責任嗎?不能,至少按照美國的法律不能。

樸素的階級感情不能代替冷靜的法律分析。高盛烹調有毒金融產品與孕婦暴死雅典並無直接聯繫。從高盛烹調有毒金融產品到雅典血案,中間有太多的環節:

高盛幫助希臘政府烹製有毒金融產品─引發或加劇希臘債務危機─政府要求人民過緊日子─街頭爆發遊行示威─暴民混入遊行隊伍─暴民投擲自製的汽油燃燒彈─員警未能成功阻止騷亂(甚至反而是火上加油,激成事變)─銀行未能及時疏散雇員─孕婦死於非命。

上述環節之間有太多的變數,無法在各環節之間畫上等號,無法指稱高盛沾染了死難者的鮮血。

法律上是有說法的。構成侵權的一個要素是「因果關係」,即,行為是造成結果的原因,而且是直接原因或近因。近因指實質性原因,指某一行為或不作為是造成傷害的或損害的直接原因,而傷害或損害是該不作為的直接結果或合理結果。高盛的金融創新產品甚至難以稱得上是造成死亡的若干共存原因之一。共存原因指同時導致某一損害結果的數個原因,缺少其中一個則損害就不會發生。高盛的作用至多是遠因。遠因指並不必然或直接造成傷害或意外的原因。遠因不構成因果關系。

侵權責任上如此之多的環節,高盛向白宮和國會以及世界各地權貴輸送金錢也有這種關係。高盛為歐巴馬提供政治捐款─歐巴馬當選總統─歐巴馬任命高盛信得過的政府高官─政府高官再為高盛謀取利益最大化嗎?有權錢交易嗎?可能有,但其中環節太多,人們對金融犯罪和金融侵權有很大忍受力,一個重要原因 就是金融機構並不直接造成死亡。

高盛外部關係中有無數橫向環節解扣,斷開其任何責任,內部又有層層關係絕緣,一級又一級的上、下級關係阻斷法律責任,高高在上的最高領導非常安全。這種陣勢進可以攻,退可以守,伸縮自如。高盛若是攻,那百萬軍中得國有資產如探囊取物。而反過來,即便是告倒高盛,也難告倒其高層核心人物。高盛第一把手布蘭克費恩有如蜂王,下面有數萬工蟻、兵蟻,都是拼死護主。週邊還有高盛豢養的政客與其遙相呼應,高盛的陣腳是很穩固的。

在批評高盛的時候,我們必須小心。否則按照相同的邏輯類推,我們有可能把自己繞了進去。比如,父母在外打工的留守兒童。如果不放鞭炮,就不會有鞭炮工廠爆炸,就不會有留守兒童死於非命?難道說我們的手上也染上了死難者的鮮血?再比如,我們開汽車,消耗能源,是否就意味著對礦難也有責任?如果我們節省能源,就不會有礦難?

大多數人會說,這裏不存在因果關係。但也有例外。西方的一些消費者就拒絕購買品牌運動服和運動鞋,理由是此類產品出自血汗工廠,購買這些產品,就是縱容工廠老闆魚肉、壓榨窮國的工人。這就是抵制品牌產品,抵制品牌公司。迫於壓力,品牌公司也試圖提高其供應商的工人待遇,並將其上升到企業社會責任的高度。

但企業社會責任迄今為止仍未適用於資本市場。華爾街就不談什麼社會責任,這個地方只談逐利。但這種做法有問題:為什麼製造行業要談社會責任,資本市 場就可以不要社會責任?邏輯上說不通,情理上也說不通。

如果企業社會責任適用於資本市場,我們是否應該抵制高盛、抵制高盛的產品?即便抵制成功,華爾街還有其他券商,與其大同小異。沒有高盛,又會有低盛、短盛或長盛。但高盛是圖騰,高盛代表一種文化。如果高盛受挫,即便其後券商仍然走高盛的道路,其勢頭多少會受到一點遏制。歷史上每次農民起義勝利之後,新的統治者大多要給農民一些休養生息的時候。

美國證交會起訴高盛欺詐之後,德國已經有一家銀行毅然斷絕與高盛的業務關係。可惜,這樣的企業太少。高盛的客戶大多是國家以及國家的大型金融機構和大型企業,他們與高盛本來就有共同利益,都想在資本市場愚人,他們怎麼會抵制高盛呢?愛國也好,賣國也好,主要是取決於一個國家的權貴,與一般小民無關。「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那是戲文裏唱唱的。

還有,即便是在製造業,企業社會責任也並不靈。日本著名勞工法專家、日本上智大學名譽教授花見忠(Tadashi Hanami)直言,公司社會責任只是一塊遮羞布,是由某些組織定時、定點「抽查」之後發些獎牌點綴人間。果真如此,就會有人上街,而只要有人上街,勢必就是魚目混珠,泥沙俱下,打、砸、搶分子會乘機下手。雅典發生的悲劇就並不奇怪。

5月又是多事的季節。「五月的鮮花開遍了田野,原野灑滿了烈士的鮮血。」但令人悲痛的是,死者並不都是自願赴湯蹈火的義士,其中有伏屍雅典的那位無辜的孕婦和她腹中的胎兒。與此同時,銀行家們仍然在繼續他們的盛宴。當法律不能懲處惡人的時候,當我們不能或不願抵制惡人的時候,婦女和兒童首先成為犧牲品。


★ 本文為個人觀點,不代表大眾時代立場。 引用網址 Tags :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