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之後,管它洪水滔天

分類: 國際櫥窗 | 作者:南方週末 | No Comments »
日期: | 語言:

歐洲就不能隨便印鈔票了,歐洲國家實在是有苦衷。希臘等國是歐元區國家,沒有自己的貨幣可貶。國際債券市場舉債吧,政府赤字太高,政府債券就很難發 出去。希臘、西班牙、葡萄牙和愛爾蘭等國只好通過減少開支降低政府赤字。德國人也有苦衷。對德國人來說,通貨膨脹是個經濟問題,但更是一個政治問題。當初 希特勒之所以能夠上臺,通貨膨脹是一個重要原因。德國人至今心有餘悸…

文◎朱偉一

消費,還是緊縮?這個問題成了2010年6月27日G20首腦會議的主題

很長一段時期內,艱苦樸素一直是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但對於西方經濟學來說,勤儉節約不是美德,而是不得已的宏觀調控,英文術語

「austerity」,意為「緊縮」,是要過緊日子的意思。

以往發展中國家鬧金融危機,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在放款救急的時候,也要求這些國家實行緊縮政策,要求它們收支平衡。但輪到美國有金融危機,美國就變了,總是強調消費重於緊縮。

G20會議之前,美國財政部長蓋特納發表講話,說是發展中國家經濟增長勢頭很好,美國經濟也穩健增長。但他批評了歐洲國家,主要是批評英國、法國和德國,說是這些國家削減開支不好。

此一時,彼一時。美國強調消費,是因為自己遇到了困難。歐巴馬為美國經濟復甦開具的藥方是增加出口以拉動經濟。如果其他國家搞緊縮,公眾的消費能力勢必下降。

消費,還是緊縮?這個問題成了2010年6月27日G20首腦會議的主題。

會議開下來,達成的妥協是,富國在三年之內將其政府赤字削減一半。但歐巴馬又發表講話,說是各國情況不同,退出積極的財政政策不必步調一致。歐巴馬還話裏有話地表示,那些有盈餘的國家應當刺激增長。

歐巴馬這是給中國佈置任務呢。這次G20會議上各國就呼籲中國進一步增加在基礎設施的投資。會議原本還要捧殺中國,正式表揚中國在匯率方面的舉措,但因中國反對而作罷。如今這個世道,硬刀子殺人,軟刀子也殺人。

但G20會議這主要是歐洲與美國之間的妥協。德國和法國主張政府削減開支,而美國、日本和印度反對——當然,主要是美國反對,日本和印度出於政治原 因跟著美國起哄。

歐巴馬是一國總統,說話還比較婉轉。但在同樣的問題上,美國經濟學家保羅•克魯格曼就罵人了,非說歐洲的做法是「愚不可及的」,非說歐洲「在臺上的都是瘋子」。這叫站著說話不腰疼。美元是世界貨幣,只要美國政府願意,盡可以開動機器加印鈔票。美元大家還是認的,金融危機後大家還是認美元。

美國的實力遠不限於經濟方面,是經濟、政治、文化、軍事和教育方面的綜合實力。比如,美國在世界上可以收保護費。海灣產油國要不是有美國大兵為其看家護院、站崗放哨,薩達姆這樣的強人早已長驅直入,到他們那裏去均貧富了。這種保護還是絕對的壟斷行業,收費可以隨時上調。

歐洲就不能隨便印鈔票了,歐洲國家實在是有苦衷。希臘等國是歐元區國家,沒有自己的貨幣可貶。國際債券市場舉債吧,政府赤字太高,政府債券就很難發 出去。希臘、西班牙、葡萄牙和愛爾蘭等國只好通過減少開支降低政府赤字。德國人也有苦衷。對德國人來說,通貨膨脹是個經濟問題,但更是一個政治問題。當初 希特勒之所以能夠上臺,通貨膨脹是一個重要原因。德國人至今心有餘悸。

當然,歐巴馬也有苦衷。美國接近中期選舉,他要講大局,儘量多花錢,儘量創造一些就業機會。否則他的民主黨兄弟就會丟掉國會的席位。以後怎麼辦?以後再說以後的事。「我死之後,管它洪水滔天。」法國國王路易十四的這句名言,在今天也是適用的。

歐巴馬的政府開支無法推動經濟持續增長。從理論上說——實踐中也是一樣,經濟不可能永遠高速增長,經濟甚至不可能永遠增長。但即便經濟不增長,即便 經濟出現負增長,國民照樣可以過上幸福生活,只要收入和財富分配比較公平。生產力發展到今天這個水準,世界範圍內都有足夠的財富讓所有人都過上幸福生活。但大多數人都想爭得更多的資源,而且你追我趕,永無終點,勁頭遠超過軍備競賽,甚至超過當年的核軍備競賽。

從另一個方面說,美國經濟之所以出現問題,貧富差距過大是一個重要原因。美國經濟學家約翰•肯尼斯•加爾佈雷斯的《1929年大崩盤》已成為經典之 著。加爾佈雷斯在書中分析了1929年經濟災難的成因。在他看來,收入分配不均是最要命的問題。他明確指出:「收入分配極不平等,意味著經濟依賴於高投資或奢侈品消費高支出,或同時依賴兩者……與每週掙25美元的工人用於購買麵包和房租的支出相比,投資和奢侈品支出更容易受錯誤因素的影響,波動更大。」

貧富差距一直是人類揮之不去的問題,但搞絕對平均主義也不行。據革命回憶錄的介紹,即便是在革命戰爭年代,將士們的伙食還是要分上、中、下三種:戰士和連、排幹部吃大灶,營、團幹部吃中灶,而軍、師幹部或軍、師以上的幹部吃小灶。當時因為分灶的做法,還引發了首長吃雞是不是革命需要的爭論。

絕對平均主義是荒謬的,市場經濟就更不能大家拉平。但政府救助和刺激經濟,應當首先救助低收入者,直接刺激可以創造就業的行業。但美國不是這樣的。美國政府是先救華爾街,所以兩年忙下來,也沒有忙出個名堂。問題在哪里,歐巴馬心知肚明,經濟學家也心知肚明,但誰都不願意實說,都是顧左右而言他。


★ 本文為個人觀點,不代表大眾時代立場。 引用網址 Tags :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