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介草民

分類: 每日評論 | 作者:小編 | No Comments »
日期: | 語言:

在「社區經濟」的會議中,參與者有部分是農民工,他們探討如何從城市回到農村,這並不表示要把中國推回小農經濟,而是希望大家重新審視土地的價值、人的價值,以至人與土地的互動價值。換言之,人在土地上所從事的經濟活動,能否再賦予社會一種精神上的意義?經濟不僅只是數字遊戲,更應是一種社會價值的追求,這包括社區精神、文化傳承,可持續生態發展等…

文◎張翠容

上周末我前往廣州參加了一個非常有意義的會議,該會議以中國社區經濟發展為主題。不過,在開會之前,我趁機再度探坊一間雜誌社,他們剛搬到廣州的新開發區 ——珠江新城。

我從地鐵站一出,眼前既荒涼又繁榮。怎麼說呢?在一幢一幢高矗的商廈之間,還有不少地盤在施工中。

偌大的商廈空空洞洞,人們穿着入時但疏疏落落。看着那些設計奇形怪狀的商廈,似乎代表中國邁向繁榮之路的決心。可是,這些後現代化的設施無疑是建築在土地的破壞上。

我環繞四周,一股靜止的空氣、沉默的環境,是控訴?是無奈?當地友人告訴我,這個新開發區原本是農地。但現在愈來愈多農地不得不向商業發展折腰,不到幾年,廣州將不再有農地了。

中國的城市化,把農民趕出農村,跑到城市去工作。近年農民工的困境已到了白熱化。

在「社區經濟」的會議中,參與者有部分是農民工,他們探討如何從城市回到農村,這並不表示要把中國推回小農經濟,而是希望大家重新審視土地的價值、人的價值,以至人與土地的互動價值。換言之,人在土地上所從事的經濟活動,能否再賦予社會一種精神上的意義?經濟不僅只是數字遊戲,更應是一種社會價值的追求,這包括社區精神、文化傳承,可持續生態發展等。

上述這些大問題,實在需要更多篇幅去解讀。無論如何,從「市區到農村」原來已在世界其他地方展開,早已演變成一場社會運動。

在會議的休息時間,我碰上一名黑實的小伙子,他來自雲南,其名片上寫着「一介草民」。

小伙子本身屬覺醒的新一代農民,他堅持留守農村,還推動合作社運動,並辦了一個多媒體工作室,讓外界了解農民的心聲。


★ 本文為個人觀點,不代表大眾時代立場。 引用網址 Tags :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