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召妓案講幾句政治不正確的公道話

分類: 編輯首選 | 作者:南方朔 | No Comments »
日期: | 語言:

劍橋大學教授約翰.湯普遜(John B. Thompson)曾指出過,當前已進入「媒體中介的醜聞爆料」階段,它的確扭曲了許多事情。以阿扁夫婦及家人親信所弊案為例,這是公德事務,法律自會加以究責,而無論我們多麼不喜歡這家人,他們的隱私仍須受到基本的保障。前陣子台灣媒體對陳幸妤那種形同騷擾的糾纏,就讓人心裡難安。媒體似乎是要用陳幸妤的難捺脾氣,來突顯「陳家教養不好」的想像與偏見,這種騷擾已近乎嗜血的凌遲…

文◎南方朔

哈佛大學政治哲學教授湯普遜(Dennis F. Thompson)指出,人們的政治判斷經常有一個誤會,那就是認為私德好公德才會好,這遂給了某些人專打政治人物私德牌的理由,甚至還演變成某種程度的「泛道德法西斯主義」。

但事實上呢?傑出的美國第三任總統傑佛遜和第廿二任總統克里夫蘭都有非婚生子女,私德可謂問題極為嚴重。而鬧出「水門案」及「伊朗門案」這兩大公共弊案的尼克森及雷根,他們則私德毫無瑕疵。由這些例子顯示出私德與公德間並不必然相關。這也提醒世人,在打私人道德牌時要格外慎重。這時候就讓人想起美國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恩的私德往事了。

金恩博士在六○年代初發動黑人民權運動,這乃是劃時代貢獻,但在私德上他卻偏好召妓,由於他是南方浸信會牧師,他的私德瑕疵更為嚴重。此事被當時聯邦調查局局長胡佛得知後,遂千方百計設法要取得這些黑證據,在廣泛跟監後,終於獲得他和祕書幹部裸體在床,疑似搞同性戀的照片;另外則是有次取得了金恩博士在旅館召妓,甚至還是三P遊戲的床上錄音。胡佛喜出望外,認為「他死定了」。聯邦調查局本身出面或透過關係,將這些黑資料提供給美國大小各媒體,但沒有一家願意刊登。金恩牧師的三P召妓床上錄音,這毫無疑問是天大爆炸性獨家新聞,但所有的媒體卻都拒絕刊登,理由相信不外是:

一、刊出這則新聞,一定會激怒全體黑人,沒有一家媒體願意去冒這個後果難料的風險。

二、政府以特務的公權力去搞別人的黑資料,手段邪惡的程度,已大過金恩博士召妓本身,這是惡劣的鬥爭手段,它可以用來搞臭金恩,將來也可用來鬥臭任何人。

三、金恩博士私德問題確實嚴重,但他的公德貢獻更大,在權衡之下,私德缺陷已變得不是那麼不可原諒。公德與私德不必然相干。

因此,由金恩博士的故事,丹尼斯.湯普遜教授反對媒體的八卦走向,就更值得注意了。他指出,民主社會對公德的監督自有一套透明的,普遍的,可以公共討論的民主機制,它對每個人都一體適用,但媒體爆料則缺乏這種機制,因而它在爆料對象的選擇上則難免有任意性,這意謂著主觀的偏見甚至其他鬥爭因素等都難免介入其中,而成了「爆料殺人」。而更關鍵的,乃是八卦爆料所製造的乃是「簡單容易的話題」(Easy talk),它會驅逐掉民主社會複雜的「以品質為主的話題」(Quality talk),最後造成政治討論上的「劣幣驅逐良幣」(Gresham’s Law)。泛道德法西斯由此而形成。

劍橋大學教授約翰.湯普遜(John B. Thompson)曾指出過,當前已進入「媒體中介的醜聞爆料」階段,它的確扭曲了許多事情。以阿扁夫婦及家人親信所弊案為例,這是公德事務,法律自會加以究責,而無論我們多麼不喜歡這家人,他們的隱私仍須受到基本的保障。前陣子台灣媒體對陳幸妤那種形同騷擾的糾纏,就讓人心裡難安。媒體似乎是要用陳幸妤的難捺脾氣,來突顯「陳家教養不好」的想像與偏見,這種騷擾已近乎嗜血的凌遲。

而今媒體又在陳致中「召妓」問題上做文章,由該案更讓人心裡不安了。因為姑不論召妓是真是假,由該案的電話遭到竊聽錄音,顯示出台灣在祕密通訊自由的保障上已出了嚴重破洞。祕密通訊自由的不被保障,人們無法免於恐懼的自由,其嚴重性已大過召妓爆料不知多少倍!在陳致中身上做爆料文章,乃是政治正確之事,但我們總不能因為政治正確,就對侵犯祕密通訊自由這種更基本的憲法原則加以放棄不顧。

這也是我認為召妓問題可能很重要,但祕密通訊自由更重要。我們的相關單位已必須要對爆料來源主動查察的原因,看看台灣是特務機構或電訊單位,或專門竊聽的不肖業者那個地方出了問題。私德爆料是不能合理化一切非法及侵權手段的!


★ 本文為個人觀點,不代表大眾時代立場。 引用網址 Tags : ,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