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與獨家

分類: 兩岸三地, 媒體解讀 | 作者:小編 | No Comments »
日期: | 語言:

如果死有重於泰山,輕於鴻毛,那獨家也一樣有分輕重。事實上,江澤民始終已是一位八十四歲的老人家,我們已經可以為他蓋棺定論。難道他還可以拖十年八載?在政壇繼續有活動能力?有扭轉乾坤的大能?作為觀眾與讀者,我寧願媒體可以給我一個對江澤民歷史功過的詳細分析,以及沒有江澤民的中國將會怎樣…

文◎張翠容

本來「生的死不了,死的生不了」,但江澤民撲朔迷離的生死偏偏變成新聞工作者的陷阱。

不知從何時起,香港媒體對國家領導人的興趣盎然,甚至勝過任何世界大事。領導人一出巡,管他走到天涯海角,都不惜花巨款跟隨報道。既然認為這麼重要,理應準備充足,抓緊機會向領導人發問一些舉足輕重的問題。結果卻不是這樣,大家只着眼於微小的事情。

如果死有重於泰山,輕於鴻毛,那獨家也一樣有分輕重。事實上,江澤民始終已是一位八十四歲的老人家,我們已經可以為他蓋棺定論。難道他還可以拖十年八載?在政壇繼續有活動能力?有扭轉乾坤的大能?

作為觀眾與讀者,我寧願媒體可以給我一個對江澤民歷史功過的詳細分析,以及沒有江澤民的中國將會怎樣?多於告訴我,他是何時呼出最後一口氣,死狀又如 何?當然,我也有興趣知道細節,但這純粹出於八卦,屬於花邊新聞。除非他於位高權重時竟遭人暗殺,突如其來的死擾亂了中國政局,要是這樣的話,誰率先報道 死亡真相,便意義重大了。

花精力、冒風險,即使這是大家早已準備好的一件事,但總之得先由我的口中說出。第一個公開說出來就是獨家。獨家是新聞工作者最高的追求乎?

從江澤民死訊的誤傳,大家舊事重提,談到九七年鄧小平之死,誰家媒體搶得了獨家報道?好了,有媒體首先報道了鄧公在九時許仙遊,不不不,這不算獨家,跟着有另一家媒體的記者精確地指出他是九時零八分死亡,這才是真正的獨家。

事隔十四年,如果有記者表示花了十四年時間挖到機密文件,鄧公其實是死於九時零八分五十三秒,死前還眨了一下眼瞼。看來他是位一生為獨家奮鬥的記者,但他是聰明還是愚蠢呢?

有份雜誌很喜歡甚麼都加上「全球獨家」,讀後你便會清楚其實只不過是「獨做」而已。例如一天,總編輯或記者忽發奇想,跑到印度找密宗白教教主噶馬巴做訪問,便冠以「全球獨家」專訪。這並不表示噶馬巴從來沒有接受過訪問,而是此刻只有這家媒體在做。

所謂獨家,有時是沒甚意義的,說穿了只是行內的一場遊戲。在劇烈的競爭下,大家有理無理都爭奪一番,爭先鬥快。就像鄧小平是上午九時許,或九時零八分辭世,對大眾有甚麼影響?

可惜有些記者誤以為「獨家」乃是新聞從業員一生追求的終極目標,惟有「獨家」才能令記者或媒體機構揚名立萬,因此不擇手段去追尋獨家。看啊!《世界新聞報》的醜聞,應教同行有所警惕。

其實「獨家」在新聞工作裏,其意義在於有記者比同行更有能力發掘具影響的真相。這真相的浮現,可令正義得以伸張,或能推動社會變革,或還歷史一個公道,甚至改變大眾的觀念與看法。

過去有不少「獨家新聞」曝光,的確發揮了深遠的社會影響,別具貢獻。即使如何辛苦才能發掘到這樣的獨家,也是值得的。

較早前維基解密洩露了有關「六四」的美國外交文件,文件顯示美國政府一早知悉「六四」當晚天安門廣場沒有發生大屠殺。回看當年的新聞,有好些逃出來的民運人士,堅稱他們留守廣場目擊屠殺經過,繪影繪聲。

反之有廣場四君子之稱的侯德健,表示自己「六四」整晚都在廣場,至早上六時許才離開,學生被勸喻有秩序地撤走,當時有西班牙電視台攝影隊在場錄得過程,但香港傳媒選擇用了美國媒體的片段。侯德健接受訪問時哭着說:「我們不能用謊言去打擊說謊者!」

當然,廣場沒死人並不表示京城的其他地方也沒死人,解放軍有向人民開槍也是事實,可是時間地點過程與受害者等等一律是重要証據,讓歷史學家還原 歷史真貌。如果天安門廣場真的沒死人,那為甚麽廣場當晚竟能免於屠殺?「六四」的真相何在?這樣重要的歷史事件,我們傳媒有盡過努力嗎?

※文章引用自《真實筆記》。2011.07.15


★ 本文為個人觀點,不代表大眾時代立場。 引用網址 Tags :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