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塑一年七爆的政經文化觀察

分類: 每日評論, 編輯首選 | 作者:小編 | No Comments »
日期: | 語言:

今天的台塑集團就進入了多事之秋。從去年7月7日起,台塑企業已連續7次發生工業安全的爆炸及大火意外,一個超級大企業,一年之內竟然發生7次工業安全的大意外,如此頻繁的出事,在全球也可說是僅見。台塑到底怎麼了…

文◎南方朔

(台灣)一個國家或是一家大公司,在創業者的那一代,當老闆的領導人,帶著一群兄弟屬下一起打天下,大家同甘苦、共患難,在公司方面,甚至還會出現老闆娘下廚房煮飯,老闆一家和幹部伙計一起吃飯的場面。這些打天下及創業的那一代,老闆屬下的關係不像是「上下關係」,而是「上下關係」裡也夾雜著同輩的「兄弟家人關係」。這也就是說,這一代的開創者有著一種最獨特的資本,那就是「認同」(Identity)。

有著強大「認同資本」的體制,它的內部溝通反應會比較容易明快,伙計對機構由於有認同,大家做事也自然比較費心,一個體制必然會有的管理運作死角,當然隨時都會一定有人注意到。一個強大「認同資本」的體制,成員對體制的成敗會有榮辱與共的感情和警覺心,它等於是個生命狀態良好的有機體,這種體制也不太容易有那些環節被脫落。當代經濟學家、200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艾克諸夫(George A Akerlof)及杜克大學教授克蘭登(Rachel E.Kranton)在新著的《認同經濟學》裡即指出,認同雖是心理現象,但在管理上卻有極大的動機效用,它對體制、企管、教育、族群、性別等問題上,其實發揮著極大的作用。

我在這裡特別提出「認同」和「認同經濟學」,主要目的乃是要藉此觀察台灣以前的「經營之神」王永慶所創辦的台塑企業帝國的昔日與今日。

以前的台塑帝國,乃是王永慶率領一群老臣兄弟幹部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這種共同打江山的經驗,遂使得王永慶經營他的帝國時,極注重公司的家庭感。王永慶不會刻薄員工,公司員工,特別是中高級員工都自我感覺是個公司的「圈內人」(Insider),特別是每年台塑員工運動會,那是台塑員工家族的大拜拜。「認同」乃是台塑這個企業帝國最強的「精神水泥」。在這種因素下,王永慶活著時,台塑集團很少出什麼公共意外。他的「經營之神」的名號乃是靠著他的企業帝國的表現而得來的。

可是由普遍的企業經驗,我們也知道一個企業在擴張發展後,開創者打江山的傳統必然逐漸被淡化,企業大了以後一定愈來愈層級化和官僚化,它的結果是:

(一)公司的上下兩層、圈內圈外之分日益分明,上層日益關注公司股價的起伏,公司日常運轉的生產線部門則層級降低,交給中層營運官僚幹部負責,他們缺乏決策力,而決策層則對營運層愈來愈陌生,他們只看報表不看現場。他們相信只要每個人好好幹就一切沒問題,這是種庸俗的體制化合理主義,他們不知道每個人好好幹並不是體制運作的基礎,任何體制都需要有人掌控全局,盯緊一切,耳聰目明,但許多大公司已少了這個掌控全局的領導層。

(二)創業者的那一代凋零之後,以認同做為主力的時代結果,以個人及公司金錢利益追求為主要目標的後代開始形成,他們把目光集中在短期事務,長期事務及緊急應變事務則無人再關心,於是該體制或公司即難免狀況不斷了。

而今天的台塑集團就進入了多事之秋。從去年7月7日起,台塑企業已連續7次發生工業安全的爆炸及大火意外,一個超級大企業,一年之內竟然發生7次工業安全的大意外,如此頻繁的出事,在全球也可說是僅見。台塑到底怎麼了?綜合這幾次出事,我們可以歸納出幾點:

第一點,台塑7次發生大火及爆炸,污染地方的水和空氣都極其嚴重,從去年7月第一次開始,如果王永慶還活著,相信他一知道出事,必然連夜奔赴現場,坐鎮善後,並主動向老百姓道歉,甚至賠償損失。但這幾次工安出大事,前幾次台塑的老闆階級根本就假裝沒事一樣的不吭一聲,儘管地方百姓和媒體罵翻了天,他們也不理不睬,大企業的麻木已由此可見。

第二點,台塑那麼嚴重的工業安全大災難,如果是發生在從前的蔣經國時代,相信在第一次或第二次爆炸大火,蔣經國自己可能也早去過現場視察了,當蔣經國都去了,有哪個當大官的敢不注意此事,一定官商卯足全力改善解決。但台塑現在這7次事故,台灣當大官的卻從未有一次親自去關切。當台塑自己不理會,政府也不關心,於是遂逼得雲林縣政府下令停工檢查,由於雲林縣長是民進黨籍,一些藍色媒體還因此指摘縣政府。由此已可看出,台灣由於官商一體,公司出了事,政府刻意低調處理,他們有政府護航,當然也樂得假裝沒有發生一樣。台塑1年7次大爆炸,雲林縣已表示台塑已成了台灣最大的爆竹廠,並認為台塑已“病入膏肓,無可救藥”,雲林人已忍無可忍,決定封路抵抗。由於1年內爆炸7次,這個禍闖得實在太大了,台塑石化董事長王文潮、總經理蘇啟邑才公開表示辭職謝罪。台塑集團總裁王文淵並表示將向台灣的公營企業中油求助,這是台塑將爛攤子推給國家負責,萬一中油接管後再出事故,台灣的反台塑六輕就會演變成反國家運動,台塑的問題現在不會落幕。

台灣政府和企業以前創業者的那一代都已成了過去,政治和企業的第二代已在登場,新的這一代長於安樂,缺乏創業那一代創造認同的才智與能力擔當。艱苦的時代易出英雄才俊,安樂的一代則多平庸之輩,平庸的官僚及老闆連個台塑的工業安全都搞不定,居然可以大家袖手無為,1年爆炸7次之多。台塑七爆的事故,其實已在默默中說出了許多事!(作者是《亞洲週刊》主筆)(香港明報)


★ 本文為個人觀點,不代表大眾時代立場。 引用網址 Tags :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