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伯伯!何許人也?

分類: 特別報導 | 作者: 曹以會 | No Comments »
日期: | 語言:

文◎曹以會

butterfly.JPG

台北縣新店山區一個原本寂靜的小山谷裡,四月中到五月初的周末夜裡,總是人聲鼎沸,許多人像趕集一般來到這裡,大多數人都帶著孩子,追尋著一個如幻似夢的影子─螢火蟲在暗夜裡微微發出或黃或綠螢光。帶著孩子來此尋夢的父母,無非是想為為孩子的童年補上「目睹螢火蟲」的缺口。

這個小山谷不大,隱身在一條泥濘不堪的小路之後,牛伯伯告訴我,上星期六小山谷湧進了二千人來看螢火蟲。令人震驚的人數啊!我看著牛伯伯疲憊的身形與快樂的臉孔,這個老人家真是傻得很快樂。

牛伯伯何許人也?他原本只是一個在山谷裡養些錦鋰出售的升斗小民,卻也是因為山谷上方土石濫墾,慘遭土石掩埋家產,而破產的可憐人。但是土石掩埋他們的家產,卻讓他的人生有了轉折,他開始在這小小劫後餘生的山谷中,重新開始,養錦鯉餬口,也開始種各種招惹蝴蝶的植物,招來了各式各樣的蝴蝶。

蝴蝶的量與類年年增加,牛伯伯開始以「安康蝴蝶教育園區」之名,開始開放給外界自由入園參觀蝴蝶,不但完全不收任何費用,牛伯伯還自己培養了生態解說員,讓入園參觀的學生孩子,人人都可生態知識豐收。 »»»閱讀全文

停建蘇花高之後呢?

分類: 每日評論 | 作者: 曹以會 | 1 Comment »
日期: | 語言:

文◎曹以會view20080429_1.jpg

環保署環評大會退回蘇花高興建案,對長期反對興建蘇花高速公路的環保人士而言,是取得環保運動的重大勝利,但是社會上卻沒有太多喜悅的回饋。

以目前的政治生態來看,蘇花高興建案復活的機會極低,短時間內,交通部應該也不會再提案給環保署審查,蘇花高有可能就此打住,不會再興建了。

這樣情勢的變化,對很多花蓮人來說,其實是很難接受的。有人喊出「給花蓮人一條平安回家的路」的聲音,聽起來更是令人難過。

相對於西部巨大的高速公路、東西向快速道路,一條條的開山架橋,破壞生態,張牙舞爪的到處興建。但是花蓮多年來,卻只能苦守著一條柔腸寸斷,修修補補,小雨落石,大雨山崩的蘇花公路,要花蓮人心裡做何想法,這種強烈的相對剝奪感,將會隨時蘇花公路一件件的交通意外,而更加強烈。 »»»閱讀全文

家常飯與粗布衣

分類: 編輯首選 | 作者: 曹以會 | 3 Comments »
日期: | 語言:

文◎曹以會

EDITOR20080422.jpg

這兩三年來,溫室效應的議題逐漸發酵,關心地球的話題,達到空前熱烈的關注,這是令人興奮的發展方向。保護環境,節省資源,已經成為台灣目前普受重視的價值。有些人已經開始起而行,從日常生活中實踐環保的生活方式。

當一年一度的「世界地球日」(4月22日)來臨時,就算只是儀式性的宣誓,也歡迎更多的人,對於生活方式有一個新選擇,用更簡單的方式過日子,將會發現,這種生活方式其實並不困難。

關於環境的問題,高談闊論,從政策到理念,一千零一夜也說不完,有些環境問題的爭議是現有的知識還無法下定論的,如果一直在這些議題上討論與打轉,而不跨出行動的那一步,環境是不會因為口水而變好的,環境也不會因為理念而改善。

有沒有溫室效應?溫室效應是不是人類活動造成的?這些問題至今都還沒有確切的科學證據與答案。但是,不必再花時間在這些遙遠而空洞,背後甚至有利益衝突的議題上。 »»»閱讀全文

應該要相信司法了

分類: 每日評論 | 作者: 曹以會 | 1 Comment »
日期: | 語言:

文◎曹以會view20080415.jpg

司法本應是紛爭的最後仲裁,但是長期以來,司法的仲裁,往往引起更大的紛爭。這其中有歷史背景的因素,也有司法判決本身的瑕疵,使得許多人對司法的判決,始終存著疑問,這也讓一些有心人,得以操弄司法判決,一次又一次的傷害了司法的公信力。

在一黨專政的社會,司法是為政治服務的,在戒嚴時期,處處可見政治判決。執政者的意見,有時是靠司法判決來彰顯。長期以來的印象,讓人對司法產生嚴重的不信任,甚至有人說出:「法院是某某黨開的」。

台灣經歷了兩次的政黨輪替,早就走出一黨專政的窠臼,已經是一個百分之百的民主國家。因此,人民應該要學習相信司法,不要再相信政治人物用個案的判決來批評司法的語言,而司法人員(包括檢察系統)也應該要做心態與制度上的調整,建全司法體制,改善司法判決的品質,建立司法的威信,不留籍口給別有用心的政治人物。 »»»閱讀全文

尊重母語 多元萬歲

分類: 每日評論 | 作者: 曹以會 | 5 Comments »
日期: | 語言:

文◎曹以會

editor20080408.jpg

當兒子進入小學就讀時,遇到了一個難題,學校發下一張調查單,要選擇「母語教學」的種類,選項只有「閩南語」、「客家語」、「原住民語(阿美族)」,我一時之間不知從何選起,因為這裡面沒有我的「母語」。

打電話到學校抗議,要求增加我的母語,或者改變稱呼,不得稱為「母語」,學校從善如流,改為「鄉土語言」,勉強為兒子選了「閩南語」。

學校發下閩南語教材,我看了之後,一時無言,教材中一堆借音字,我心中最直接的感受就是,這些努力推廣閩南語的「學者」、「官員」或教材供應商,真的很不用心,他們最大的貢獻,就是破壞了教材使用者對閩南語優美的印象。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