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媽祖保佑,不如聽耶穌的話

分類: 每日評論 | 作者: 小編 | No Comments »
日期: | 語言:

就拿金溥聰來說好了,花風暴演變成選戰高氣壓,甚至連藍營都出現擔心帶衰朱立倫之後,金溥聰跳出來滅火,說藍軍在這次台北市長的選戰,絕對沒有分裂的本錢,國民黨會展現挺郝到底的決心,用行動證明現在是團結的國民黨、對抗分裂的民進黨。這話聽起來,「挺郝的」是沒問題,但是不是「挺好的」呢… »»»閱讀全文

馬英九在意「抗戰勝利」還是「五都勝利」?

分類: 每日評論 | 作者: 小編 | No Comments »
日期: | 語言:

慶祝抗戰勝利跟秋祭國殤之間,仍有其同異之處。如果在這個具有歷史符號的日子裡,對岸名正言順地將「抗戰」當作儀典主軸跟核心,而台灣已經逐漸用其他歷史符號取而代之、淡而化之,只不過在人家在用他們的角度來詮釋史觀時,才大動作(更何況馬英九的動作也不算太大)嗆聲,那又有何意義跟價值呢?子曰:「祭神如神在」——「在意」對岸這碼事的馬英九,「在」嗎… »»»閱讀全文

你沒看懂商禽的眼淚

分類: 藝文沙龍 | 作者: 小編 | No Comments »
日期: | 語言:

「我的『超』不是超脫、超離、不食人間煙火,應該是超酷、超遜的『超』!其實我非常的重視現實,只是藝術家所表現的現實有時是你視而不見的事物,有時是在深深的心中所掩藏的東西,我寫詩的時候,同時把看見的現實與看不見的意識深層挖掘出來。」但詩何言哉,人何言哉,保證當代和後輩仍會繼續視他為「中國現代詩壇的達利」…

文◎汪仁玠

寫完「請勿將頭手伸出窗外」(送別商禽)之後,驚見林泠上部落格來留言——

偶然路經你的部落格,方知羅子馬已揚鞭西去,心中惻然良久。

時間繼續它暗夜中的奔馳,唯有詩是幽微的閃爍….

林泠

06.29.10.紐約

於是,我突然想起她靜美的詩來了。

叩關的人

沒有在城樓下停留

他是,永不落籍於任何所在的

馬蹄無聲。那長長的鞭啊

——在他離去的時候——

竟使一向無霧的城池,滿佈了沙塵

(摘自「叩關的人」)

但與其說商公是永不落籍於任何所在的過客,毋寧看他是偶落凡間的現代詩仙,終將回歸亙美的詩的國度。

此後倒好,在那個詩國,他不用再忍受回家時萬一路燈又停電了,費神「從一串鑰匙中選出了正確的那一支」,然後「對準我心臟的部位插進去」。(摘自商禽「電鎖」)

帕金森先生在商公晚年找上他,成天緊握著他的手,不是沒有道理的。我仔細想過,或許是因為商公詩給得很吝嗇,畢生的創作量還不到兩百首。

「商禽的手不太寫詩!商禽是個懶惰的詩人!」

但帕金森先生肯定誤會了。

其實世界上,不只帕金森誤會了商公,還有許許多多的詩人、文學評論者,也有這層誤會。

就拿「超現實」這名堂來說好吧,「台灣超現實主義的點火人」始終是文壇對商公其人其詩的註腳。甚至到了晚年,儘管商公這麼說——

「我的『超』不是超脫、超離、不食人間煙火,應該是超酷、超遜的『超』!其實我非常的重視現實,只是藝術家所表現的現實有時是你視而不見的事物,有時是在深深的心中所掩藏的東西,我寫詩的時候,同時把看見的現實與看不見的意識深層挖掘出來。」

但詩何言哉,人何言哉,保證當代和後輩仍會繼續視他為「中國現代詩壇的達利」。

要解開這個謎,得從商公的老花眼鏡說起。記得一九八七年我在商公的引薦下,進入《時報周刊》任職,赫然發現商公的眼鏡戴法「超」另類的。他總是把眼鏡倒過來戴,有次我忍俊不住問他原因,得到的答案很單純,「這樣看得比較清楚。」

每個人看世界,都有他獨具的慧眼,就像同樣是老花眼鏡,每雙眼球總要找到最適合自己的焦距。不信,你看商禽這首「滅火機」——

憤怒升起來的日午,我凝視著牆上的滅火機。一個小孩走來對我說:

「看哪!你的眼睛裡有兩個滅火機。」為了這無邪告白;捧著他的雙頰,我不禁哭了。

我看見有兩個我分別在他眼中流淚;他沒有再告訴我,在我那些淚珠的鑒照中,有多少個他自己。

一點都不超越現實,商公的確在小孩的瞳孔中看見流淚的自己,而小孩也的確在商公的瞳孔中看見滅火機。

不了解商禽的詩的人,就像他遇上的那個小孩一般,沒能獲得啟發,繼續從他的淚珠中,看見閃爍、但卻幽微的意象。

「請勿將頭手伸出窗外」(送別商禽)

分類: 藝文沙龍 | 作者: 小編 | No Comments »
日期: | 語言:

當時《時報周刊》發行人簡公很喜歡用作家、特別是詩人當編輯,我坐上編輯台之後發現,除了阿盛是散文家之外,其他盡為詩人。經常下了班,商公總會祭出酒令,「沙笛,吃宵夜去!」同樣的,幾次之後我的問題又來了,「商公,你就喝那麼一點?都我在喝。」「我喜歡看你喝酒!」——梅新如此,商公亦然,標準的現代派答案乎?多年前,梅新已逝;如今,商公往矣!兩位現代派巨擘,兩位「酒友」,回顧時光隧道的所來徑,如何不讓人離騷滿懷… »»»閱讀全文

「蔡主席」能不跟「蔡市長」打架嗎?

分類: 每日評論 | 作者: 小編 | No Comments »
日期: | 語言:

在民進黨中央的明確詮釋,《十年政綱》強調的是「國家治理」問題,希望藉此回答「台灣在未來十年會面臨哪些重大挑戰?」、「又有什麼歷史累積的問題,在未來十年中必須面對?」、「對於這些問題,民進黨有什麼對策?」三個大哉問。既然是「國家治理」層次的問題,就不該被視為「地方治理」實踐的政綱。這並非是否「大材小用」、「殺雞用牛刀」的問題,而是在中央與地方分權的體制框架下,牛頭不對馬嘴的問題…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