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齣華人移工的悲劇—電影〈鬼佬〉簡介

分類: 國際櫥窗, 藝文沙龍 | 作者: 施威全 | No Comments »
日期: | 語言:

一月九日,電影〈鬼佬〉在倫敦舉行特映與座談會,票賣光、座無虛席。電影開始,銀幕上華人拾貝工搭乘的小客車在風雨中往海灘前進。工頭說:『天氣不好,鬼佬(英國人)們肯定不出工,我們可以到較好的區域採貝,不怕被驅趕。』這群工人,就這樣走向死亡。潮水淹沒年輕的身體。臨死前,他們打手機向遠在中國的家人呼救或說再見。電影中的女主角愛琴(音譯;Ai Qin Lin)透過電話,對著福建的幼子貝貝唱著:『世上只有媽媽好,有媽的孩子像個寶。』

電影倒敘,場景是一年前的福建,愛琴找人蛇、尋偷渡管道、向父母與幼子告別。然後是六個月的偷渡旅程,抵達英國。在英國,忍受工頭的騷擾、向英國人賄賂以求工作、擁擠的臥室裡生活、英國仲介違法苛扣工資。這些華人勞工是英國食品業的底層末端;生產線的另一端,是各大超市舒適光鮮的賣場,光線明亮有空調,紳士淑女們悠然購物。賣場中的食品,盡是外籍移工的血汗。食品業者雇用包括華籍在內的外籍移工,雇庸外包化,透過仲介業與工頭壓低人事成本。移工所得,遠低於法律的最低工資規定。

»»»閱讀全文

非法勞工迴響篇:誰受益於偷渡客?

分類: 國際櫥窗 | 作者: 施威全 | No Comments »
日期: | 語言:

台灣的社會版揭露某建築基地工人皆大陸偷渡客,就近聚居自成村落。報紙標題為:廉價移民侵台,社會隱憂。警方反應為:「依親名義來打工,頂多收不到稅;來台成群結黨,自成一派,就成變相廉價移民,若製造動亂,後果難想。」英國社會版揭露非法移工成群,為漁貨與蔬果的主要採集者。英警方的聲明:「不管移工或本地勞工、偷渡與否,都有在安全衛生環境下工作的權利。」

認為外籍移工是治安隱憂,是刻板愚見。無證據顯示移工比本地人還會偷搶。綁票、毒品與地下錢莊類集團犯罪,無相當的人脈與社會網絡,搞不起來。要幹,得地頭蛇帶頭。非法/合法外籍移工的存在,不是社會隱憂,反而是本土社會經濟成長的推手。


●無證件勞工(非法勞工),享用極微少的的社會福利,但使雇主與政府節省大量的社會安全支出。(Ewa Chmielowska攝)

英國衛報記者F.Lawrence有名著《Not on the Lable》,揭露商品標示背後,食物隱藏的危機;該書有專論食品消費者、超級市場和食物加工業如何在非法勞工或偷渡客身上攫取巨大利益。過去一年,他更追蹤英國人力仲介/派遣業與非法移工的勞動市場。從中國人蛇追到波蘭勞工,這些勞工無論入境居留是否合法,都有相同處境:麥當勞、TESCO等食品鉅子藉人力派遣業規避法令,移工不受到勞工法規與工會的保護。

超市光鮮的門面背後,偷渡客、外勞是其勞動底層,提供雇主不需支付社會保險、方便剝削的超廉價勞動力。他們讓產業維持一定的競爭力,緩和基本工資的調漲壓力,為產業轉型提供彈性迅速、無庫存壓力的生產線,緩和產業危機。就政府而言,即使移工會非法使用醫療資源,相較之下,政府與雇主所要負擔的集體消費與社會成本,還是比直接雇用本地或合法勞工來的低很多。

偷渡這行為的受益者,往往反而是入境國。外籍移工,包括偷渡者,相較當地人,沒有多製造什麼社會問題與增加治安成本。這些經濟貢獻者,被本土社會剝削利用糟蹋,還被污名與嫌棄。


◎延伸閱讀:白曉紅,〈我的臥底日記:英國非法華裔勞工〉

鬼佬眼中的亞洲人─評白曉紅<我的臥底日記>

分類: 每日評論 | 作者: 施威全 | No Comments »
日期: | 語言:

東倫敦的中國菜外賣店,燈光昏晦,顯得裝潢一片暗紅,牆上掛著紙扇與中國風景月曆。像極了鹿港新祖宮旁的破舊綠燈戶,這刻意營造的氛圍,迎合西方主流對東方的想像,訴說與販賣一種虛幻的中國情境,就像是倫敦的中國菜,扭曲、不真。

為求西方市場接受,變造是必要的。如東方女性,必得命運多舛,才能使得溫嫻外表隱匿下的情慾,特別熾熱,符合西方(男人)幻想。所以,電影『喜福會』、『藝妓回憶錄』,日裔女扮華裔、華人扮日伎、與現實背離的裝扮和造景,都不重要。

即使是自傳體的書寫中,也得放大苦痛與不幸,讓讀者將作者的波折連結上中國的動盪。雖是個人書寫,風情元素是種族與地理。在英語世界暢銷的女性書寫、這些作者的不幸,恰好不等同中國社會普遍的各類不幸,多是特權階級衣食無憂,在大宅門裡的自憐;其不幸,為當時普遍的農工與奴僕所羨慕。例,嚴君玲的兒童版『落葉歸根』,標題為中國灰姑娘,中國兩字是濫用了。這些書寫都有個共同的結論:西方是美好自由的;書與人都有一致的結局:投奔西方後,開啟燦爛人生

白曉紅的書寫不一樣,她談西方社會裡的不幸與剝削,尋找出路的苦痛;沒有提供讀者們快樂的結局。來自台灣的華裔作家,她也寫華人;關照真實世界,不提供虛幻的東方情愫。她寫在英國的華人:自力、靠勞力與借貸來的移民;不是靠特權與背景離開中國的。

她寫移民勞工,不限華裔;她談的是階級,而不是國籍。她臥底調查,在肉品工廠工作,見證華人仲介壓榨華人勞工;在唐人街,她記錄餐館員工的罷工抗爭。她談英國移民勞工的勞動傷害,揭露TESCO、匯豐銀行、三星等世界品牌背後的殘忍血淚。她批評英國政府操弄移民,以國界管理搞種族政治,資本得以藉種族與國籍對工人分而治之。英國電影名導Broomfield正以白曉紅的調查報導為劇本,為英國CH4電視台製作影集『鬼佬』(The Ghosts)。

◎白曉紅,〈我的臥底日記—-英國非法華裔勞工

我的臥底日記—英國非法華裔勞工2

分類: 特別報導 | 作者: 白曉紅 | No Comments »
日期: | 語言:

二、被控制的非法勞工

週二

我的室友是三位上海人。他們在這個二平方米大的廚房裡進用早餐時﹐我開始和他們談話。其中一位﹐張先生﹐正津津有味地吃著意大利麵加黃豆。"這又便宜﹐又可口﹐"他對我說。 四至五人可同時使用這窄型的廚房﹐不過免不了要經常擦肩而過。"我們都得輪流吃飯﹐"張先生解釋﹐"誰先下班回來﹐誰就可以先使用廚房。"

樓上有三個小房間﹐每間住有四人。睡在地上的人都得自行準備棉被。其中一位告訴我﹐他的睡舖是從外面垃圾堆裡揀回來的。"這很好用啊﹗"基本傢俱如小型衣櫥是這裡的奢侈品﹐大家共同使用。每人存放在衣櫥裡的所有物﹐僅為一只行李箱和兩三件衣服。看來似乎沒有人把這裡當作久留之處。

»»»閱讀全文

我的臥底日記—英國非法華裔勞工9

分類: 特別報導 | 作者: 白曉紅 | No Comments »
日期: | 語言:

九、英國非法勞工在七十萬到一百萬人

與他們朝夕相處﹐讓我能夠目睹"非法勞工"所遭受的社會經濟剝削。而他們同時是英國經濟的一支看不見的生力軍。他們的經濟貢獻佔了英國GDP的6.8%﹐也就是750億。他們在英國的海產拾級業﹐食品加工業﹐季節性農業﹐建築業﹐旅館業﹐餐飲業以及電子製造業裡出賣他們的廉價勞力﹐每年為英國掙得至少十億鎊的收入。

"非法勞工"總是埋頭賣力地工作﹐他們沒有頭銜﹐沒有稱謂﹐也不會被記得。

外籍勞工(包括合法與非法)佔總英國勞動人口的9%﹐也就是大約三百萬人。所謂"非法勞工"﹐據2005年六月底首次的英國內政部估計﹐有大約310,000到570,000人。但英國少數民族社區認為此數據過為保守﹐因為它不包括申請政治庇護等待決定者(在缺乏生活補助的情況下﹐不得不求職)﹐亦不包括申請被拒而尚未離英者﹐更不包括從未與移民單位登記的"幽靈人口"。

關於"非法勞工"﹐目前在英國尚無法執行完整的人口統計。不過據各社區的綜合估計﹐"非法勞工"人數應在七十萬與一百萬人之間。他們來自世界各地﹐如非洲﹐亞洲﹐南美洲﹐中東﹐南亞各國﹐以及尚未劃入歐盟的東歐國家。公共政策研究局(IPPR)表示﹐該局今年四月份出版的‘英國不規律移民’(irregular migration in the UK)乃以在英國被移民單位拘留者的資料來統計"非法移民"來自何處﹕大多數來自非洲國家(約佔39%)﹐亞洲國家(約佔28%)﹐歐洲國家(約佔15%)﹐美洲國家(約佔11%)以及中東國家(約佔7%)。

他們之中﹐有許多人冒着生命危險逃離政治迫害和戰亂﹐以政治庇護申請者的身份進入英國。他們在等待移民單位決定期間﹐或是申請被拒絕後而尚未離境前﹐由於缺乏政府給予的生活津貼﹐皆面臨生存困難。另外有些人則因本國國內經濟壓力﹐不得不以學生簽証﹐工作簽証或商務簽証的方式進入英國打工﹐之後簽証過期而成為非法。不過﹐致使勞工離鄉出國打工的各種政治與經濟因素﹐並非如主流移民論述中假設的那樣分明。比如有些中國勞工﹐不僅是市場經濟競爭下的犧牲品﹐也同時是宗教迫害或國家政策壓制的對象。

來自全球各地的勞工﹐在國界管制而經濟需求的逼迫下﹐投身於英國的非正式經濟(informal economy﹐俗稱‘黑色經濟’)﹐也就是在主流經濟體制管制之外的經濟運作。他們不僅被剝奪了勞工權益﹐甚至基本人權也經常受到侵犯。

我的臥底日記(十):全球化,不包括勞動力


◎ 延伸閱讀:
施威全,〈鬼佬眼中的亞洲人─評白曉紅的臥底日記〉
施威全,〈誰受益於偷渡客〉
施威全,〈俄羅斯美女在倫敦〉
施威全,〈跨國婚姻在英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