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觀察》政黨輪替才能救民進黨

分類: 每日評論 | 作者: 郭承啟 | 14 Comments »
日期: | 語言:

文◎郭承啟view20080313_1.jpg

昨日,與好友知名作家藍博洲閒聊時談到,親綠學者吳乃德日前傳了一篇關於轉型正義的文章給他,表示要聽聽他的意見。吳乃德與藍博洲在政治光譜上眾所周知,一個是獨派,一個是統派。吳乃德向博洲表示,人們常因為政治意識形態的關係,對於歷史因而產生不同的認知;博洲回答的妙,他說,常因為是人們對於歷史認知的不同,才會產生不同的政治意識形態。

藍博洲說得沒有錯,人們往往是對於歷史的認知不同,形成各自不同的政治立場,二二八事件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對於一個離今不過六十一年,參與或是見證者都還健在的情況下,仍會淪於各說各話,各取所需,自然就找不到真相,沒有真相,就無法找到責任歸屬,當然也就不可能做到轉型正義了。同樣的比擬來看待當下已奄奄一息的民進黨,是最適當不過了。 »»»閱讀全文

侯孝賢:創作本來就是有限制

分類: 藝文沙龍 | 作者: 南方週末 | No Comments »
日期: | 語言:

文◎王寅

ho1.jpg

2007年11月5日-7日,在香港浸會大學電影電視系主辦的“侯孝賢導演大師班”上,侯孝賢現身說法。 香港浸會大學/圖

ho2.jpg

侯孝賢2006年在法國《紅氣球之旅》拍攝現場 蔡正泰/圖

“什麼叫妥協?因為你在這個路上就是這樣,你做這些事情,拍這些電影,像你人的一部分,他是不可能有任何折扣,這種折扣的意思是現實面,你是在現實面找到一個角度和方向。” »»»閱讀全文

二二八系列(3)……青春戰鬥曲二‧二八之後的台北學運

分類: 文史雜談 | 作者: 藍博洲 | No Comments »
日期: | 語言:

我們的青春像烈火樣的鮮紅
燃燒在戰鬥的原野
我們的青春像海燕樣的英勇
飛躍在暴風雨的天空
原野是長遍了荊棘
讓我們燃燒得更鮮紅
天空是佈滿了黑暗
讓我們飛躍更英勇
我們要在荊棘中燒出一條大路
我們要在黑暗中
向著黎明猛衝
—<青春戰鬥曲>

前言

一九四七年二月的人民起義被大批的國民黨援軍鎮壓下去之後,台灣的政治氣氛頓時為一片白色恐怖所籠罩,那些為特務利用,參加「治安維持隊」的天真、熱情的學生,首先遭到被屠殺的厄運。但是,倖存下來的「台灣學生聯盟」的進步學生並沒有被白色恐怖所嚇倒。

學運領袖之一的吳克泰說,因為「他們在二‧二八事件中看到中共地下黨員的獻身和犧牲,認識到中國共產黨,因此在白色恐怖中,紛紛有人加入了中國共產黨的地下組織,有一部份地下黨員轉入山區堅持游擊戰爭。」 »»»閱讀全文

二二八系列(1):啊!謝雪紅

分類: 文史雜談 | 作者: 郭承啟 | 1 Comment »
日期: | 語言:

文◎郭承啟

前言:

從解嚴以來,追求二二八事件真相的聲浪從來沒有停止過,但是經過這麼多年來,真相好像是愈追求愈失真,特別令人不解的是,像這麼重大的歷史事件,真相的追求,唯有透過國家機才有辦法辦到的,但在登輝執政之後一直到陳水扁,國家機器掌握在手裏,一樣找不到真相。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是什麼?擺在眼前的現實是,在二二八事件在無法擺脫政治操弄的情況下,真相是很難被找到的,或者應該這樣說,操弄二二八事件者,打心眼裏就不想讓人們把真相弄清楚。 »»»閱讀全文

二二八系列(2):光復初期的台灣學運

分類: 文史雜談 | 作者: 藍博洲 | No Comments »
日期: | 語言:

五十年的黑夜,
一旦明了天,
五十年的屈辱,
一顆熱淚把它洗乾,
祖國,你成了一伸手
就可以觸到的母體,
不再是,祇許藏在深心裏的
一點溫暖。

摘自臧克家<表現—有感於「二˙二八」台灣人民起義>

前言:

台灣的學生運動始於二十世紀二0年代日本帝國殖民統治時期。基本上,它是台灣人民反帝民族解放運動的一環,而且是重要的一環。

一九二一年十月成立的台灣文化協會,其主要成員便是總督府台灣醫學校、師範學校、商工學校、工業學校的學生。

嗣後,日本國內學生運動急速蓬勃,左右兩翼思潮在社會運動中激烈鬥爭,通過由日本本土赴台灣任教者的影響,台灣的校園情勢也日趨緊張。於是,以一九二二年二月間引發的臺北師範學校第一次騷擾事件為開端,日據下的台灣學潮於焉澎湃而起。 »»»閱讀全文